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总有此时  

2017-07-12 20:33:18|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有此时 - 陈蔚文 - 陈蔚文

 


在办公电脑里找到一组诗,没有名字。

看了几首,想起是李元胜的诗,一位写诗朋友传来。

在这个溽热季节,当一个诗歌的读者是很好的。

在任何季节,当一个诗歌读者也都是很好的……


◎青龙湖的黄昏

 

是否那样的一天才算是完整的

空气是波浪形的,山在奔涌

树的碎片砸来,我们站立的阳台

仿佛大海中的礁石

衣服成了翅膀

这是奇迹:我们飞着

自己却一无所知

 

我们闲聊,直到雾气上升

树林相继模糊

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我们只是无关紧要的闲笔

那是多好的一个黄昏啊

就像是世界上的第一个黄昏

 

◎湖畔偶得 

 

夜晚之鱼挣脱了,鳞片散落天边     

湖水若有所得,疼痛的小词   

终于有一个斑斓的尾巴 

垂柳袖着手,保持古代姿势 

而它看不见的根系,展开潮湿的幻想画

时候还早,幼蝉在地下三尺闭目吮吸,不问昼夜 

还需历经数年,它们才凑齐一套翅膀和云曲

  

柳啊蝉啊顺从于冬的沉默夏的疯狂

不知自己也是钟表的一部分

时光转动,风起了,我走过湖堤一如当年 

身体似扁舟,我仍爱它人世间的起伏飘荡  

时有靠岸之心,时有银辉满舱

 

◎总有此时

 

在我病卧的时候

谁在代替我奔跑,碰落一地露珠

在我灰心的岁月,是谁

在代替我爱着,像杜鹃

流出身体中的热血

 

在另外的星球,谁在代替我凝视

即将飞走的鱼群

在另外的时代

谁在代替我出生,代替我召集族人

渡过湍急的河流

 

是谁在代替我蒙难

谁在代替我哭泣,当群山沉沦

仁者不再出现

谁在代替我,经受

漫漫千年的屈辱

 

我沉默,但沉默得不够

我骄傲,但也骄傲得不够

总有此时,我代替着那些奔跑的人

那些歌唱过的人

那些未能渡过河流的人

 

代替他们呼吸、行走,承担生之琐碎

代替那些不能来到这里的人

代替消失的文化,灭绝的美丽物种

总有此时,大陆沉默,星光闪烁

我代替他们写下诗篇

 

◎空气

 

那个死去的人

还占用着一个名字

占用着印刷、纸张

我的书架

占用着墓穴,占用着

春季最重要的一天

 

那个离开的人

还占用着机场和道路

占用着告别,占用着我的疼痛

所有雨夜

 

其他的人

只能挤在一起

因为剩下的地方并不宽敞

他们拥挤在一起

几乎失去了形状

 

每天,每天

我眼前拥挤着空白

我穿过他们就像穿过层层空气

 

◎十年

 

我们有着某种速度,像火车

车头向前,车尾永远留在原地

人在远行,故乡留在原地

最爱的人留在原地

一切不过是撕裂、无限拉长的

道路,逐渐增加的空虚

 

 

有一些风雪我们未曾经历

有一些北方

永远不能成为我们的生活

我还是爱着南方,爱着这个

偏执的闷热的南方

也爱着多雨、植物繁茂

它的细腻和不可知

 

就像我爱着你,辽阔冷峻的你

也爱着,偶尔闪现

那一小块疯狂的你

 

是的,不同的你重叠着

有时和解,有时冲突

我爱着,它们之间的缝隙

点点野花悄然生长

我也爱着,它们交错时形成的——

破碎、弯曲的夜空

上面缀满陌生的星星


总有此时 - 陈蔚文 - 陈蔚文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

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

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

满目的花草,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一样无意义,像被虚度的电影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湖畔

 

湖水发呆,它有无穷多件冰凉的衣服

蓝天发呆,它想合上纤长的睫毛

空气发呆,它露出了宣纸的质地

 

我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无缘无故,一粒种子在豆荚中颤栗

它也一半是疯狂  一半是银河的寂寥?

 

我在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本来是经过树林的光线

无缘无故,却突然有了中年的肉身

 

◎走得太快的人

 

走得太快的人

有时会走到自己前面去

他的脸庞会模糊

速度给它掺进了

幻觉和未来的颜色

 

同样,走得太慢的人

有时会掉到自己身后

他不过是自己的阴影

有裂缝的过去

甚至,是自己一直

试图偷偷扔掉的垃圾

 

坐在树下的人

也不一定刚好是他自己

有时他坐在自己的左边

有时坐在自己的右边

幸好总的来说

他都坐在自己的附近

 

 ◎ 命有繁花

 

 夜读“红楼”,市声如织,徘徊一场旧梦

 隔一条街,曹氏还在消遣心中那块顽石

 一个人从深渊回到世上

 他带回的涟漪,其实仍旧是无用的

 棋局中奔跑的卒,只看得见前面的楚河

 孤独终老的人,忘了自己也曾命有繁花

 新的一天,我们还得握紧绳子,缓缓放下竹篮

 时代的,小说的,曹氏的涟漪,在空中挣扎了一下

 都回到了之前的漆黑中

 

  ◎ 颂诗


 你是那唯一的唱针,摩擦我,呼喊我

 直到我从一张沉睡的唱片里挣扎着起来,成为湖泊

 你的爱,那发红的针尖,多么奢侈

 对面是阴郁已久的豆荚,那时光里的沉船

 

 摩擦,呼喊,尖锐地划开一切

 仿佛我只要微微敞开,就会蹦出星星

 那么,请靠近我,靠着你的星辰

 让我看看最后的黑夜,因为你,我学习重新爱上朝阳


  ◎ 如果


如果,还爱着热气腾腾的早晨

我就是有救的,被日常生活所救

提着早点,路过一个羞耻着的人

我是有救的,就像路过一座晨光中的教堂

 

  ◎ 微粒之心

 

一粒朝露,有没有泥土的咸?

一缕轻烟,有没有大地的重?

一首短诗,有没有心的不甘?

早已顺从尘埃般的生存

像扬起的微粒,满载自己的宿命

万物循环,我们知道结局,却又永不心甘……

 

 ◎ 若有所得

 

我在青春里跋涉得太久

每过几年,就会重新蹚过那个沼泽

经历不同的摔倒和陷落

 

虚构的旅行,已经遮住了

那次真正的冒险

在反复的虚构中,沼泽变得丰富、有趣

摔倒已经不重要了,我最后只记得

从水面看过去——

那一丛丛突然倾斜的黄花

这样的推敲,消耗了很多时光

而且让我和别的事物

始终保持着,这样特别的角度


 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号“蓝池塘”(chenweiwen06总有此时 - 陈蔚文 - 陈蔚文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