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创作谈《走向憧憬的反面》  

2017-05-19 17:59:17|  分类: 悦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镇落下的雨》创作谈 - 陈蔚文 - 陈蔚文
       
      中篇小说《落在小镇的雨》,刊于《北京文学》杂志2017年6期
      创作谈                                                        

曾供职青年刊物多年,那时常去校园举办讲座,认识了位文学社的女孩,家在小城,母亲辞世后父亲续弦,带了几个儿女来,复杂的一家子,不过女孩性情开朗,有一张充满憧憬的爱笑的脸。有一回,她来找我,下雨,我见她未带雨具,问起为何不带,她说喜欢雨,喜欢在雨中的感觉,她常这样淋雨——当时想,这真是个浪漫的女孩。

她毕业实习时给我写了几封信,说起工作环境简陋,第一晚被老鼠闹得没法睡,不过也还挺好,毕竟走向社会,可以自立了。我回信鼓励了她。再之后,她告诉我因家事要回家乡小城,照管家里的一个店子,我替她感到惋惜,感觉世界才向她展开宽阔的怀抱,怎么就被小城拉回去了呢。但涉及她的家事,不便多说,几封信之后,我们联系渐少。

七八年后,偶然一个机会,她的一位文学社同学在我的博客留言说起她,问我知道她的近况吗。说她被当地一个无赖纠缠之类,说她已和那男人结婚,有了孩子,男人专制,管她管得很紧,连日常的生活交往,包括她回趟娘家都要干涉……我吃惊之余,也觉痛心,问是否知道她联系方式,同学说不知。

除了遥祝,似也别无他法了。

 

2012年春,我到北京读鲁院,意外地竟和她联系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和丈夫分开(未办离婚),独自在北京从事家政工作两年了。她来鲁院看我,抱了一盆花,还是那样有着憧憬的面孔。聊了很多,她当年在老家小城的经历,在北京做家政的甘苦,但只有部分成为了《落在小镇的雨》中的内容。小说当然不必完全拷贝生活,她只是摧生了我想写个这题材小说的念头。我想藉这个小说表达涉世之路的未知风险,那看似浪漫抒情的雨水,其实也包含了具有某种腐蚀性的酸雨。当置身一场有危害成分的雨中时,一位热爱淋雨的姑娘并不知晓雨水的成分、性质以及它会带来什么……

小说写写改改数月,经历着自我怀疑:有意义吗,一个普通女孩的故事,没什么大幅起落,没有传奇。但同时,我知道,她的命运中一定携带了其他涉世女孩的履迹,那在年轻懵懂的“思无邪”中轻巧滑过的界线,将她们领入了人生另条路。

 

2017年的立春之日,收到杨晓升主编发来的消息,一个爱诗的平民女孩毕业走向社会的工作情感经历和心路历程,诗歌的浪漫清纯与喧嚣浑浊的世俗社会形成巨大落差,最终让步入社会的女孩无处逃遁陷入世俗泥淖与人生的绝境,这是一个美好被残酷毁灭的人生悲剧。文笔细腻生动,人物心理描写准确传神,颇具质感与感染力。一篇不错的成长小说!读完,觉得创作与修改过程中的磨耗都得到了补偿,是的,它讲述了一个满脑子憧憬的小镇女孩在命运裹挟中走向憧憬的反面的故事——又有多少人,是这样来不及停留地走向了憧憬的反面呢?

也许缘自一场雨,一个夜晚,一次猝不及防的相识。

谢谢我的责编张颐雯和杨晓升主编,谢谢《北京文学》!


为《北京文学》微信公众号录的音频文字版

《小镇落下的雨》创作谈 - 陈蔚文 - 陈蔚文

 

北京文学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陈蔚文,第六期杂志的中篇小说《落在小镇的雨》的作者,这篇小说写了一位涉世女孩满脑子憧憬地走向社会,却一步步滑向泥淖的故事。这个泥淖确切说,是男女的泥淖,因为软弱,因为自我不是那么清晰坚定,以及一点虚荣,她和小镇的一名混混有了拉扯不清的纠缠,这使她名声蒙羞,遭到小城人们的非议,而更让女孩痛苦的是她无力了断这段关系。她面对的是一个非常社会化,无赖的男人,一步步她被逼向走头无路,小说结尾写到女孩带了把铅笔刀去找那个混混便戛然而止了,她报复了他没有,事情有无了结,女孩最终能了断这段纠缠开始新生活吗?一切都是疑问,正如生活原本就有多种可能性。

 

回头看自己这些年来写过的小说,内容题材虽不同但有一个一致性,就是较倾向心理化小说,对人物的意识层和潜意识层的情感、思想活动等较为关注。这类心理小说追根溯源,产生18世纪的感伤文学,而确立心理小说位置的应当是19世纪的法国作家司汤达。看过《红与黑》的读者都知道,在情节框架之外,司汤达专注于人物的心理探寻和意志变幻。在他之后,著名的心理小说非常多,霍桑的《红字》,简·奥斯丁的《爱玛》、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法国作家莫里亚克《爱的荒漠等等。这些小说同样非常看重人物的感情和行为动机,换句话,它们对人的内心都怀有高于一切的兴趣,我觉得,也正是这样的追寻赋予了一部小说以丰富的景深与诗意,不论它的情节多么世俗,纷杂以及沉重。

有朋友说起觉得我的小说关键词是隐痛,想想的确如此,也许与我最初写小说的初衷有关,我觉得更有叙述价值的是那些不可确知的宿命,人生的叵测与虚无,爱的愿景与悖论,而这些东西是隐伏在情节之后的,或者说,故事只是载体,它背后的人心与人性才是小说呈现的核心,这几乎形成我的偏见。

我最近在写一组短篇系列,有意识地将故事安置在一个狭小逼仄的空间,两三个人物,尽可能借助心理活动将小说的内在空间拓宽,比如刊发在上海文学杂志第四期的小说一次飞行就是系列之一,有朋友说这就是意识流说,情节看似简单,就是一个夜晚的飞行,但辐射出的文字以外的意蕴较多。我想,不管哪种形式、流派,对人心的探寻与表现是永恒的,因为人心是宇宙中最复杂的现象之一

作为一个小说作者,遇到最大的困境以及从中得到的最大乐趣都是在这条追寻人心之路上。我希望能写出更多接近我自己写作愿景的作品。也再次谢谢我的责编颐雯和杨晓升主编,谢谢北京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