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欢喜写在风中,悲伤沉到心底  

2017-04-24 21:04:4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喜写在风中,悲伤沉到心底 - 陈蔚文 - 陈蔚文
 

诗人艾略特说的“混合着记忆与欲望”的四月,推送朋友陈离先生的一组诗。

诗情若在,人间永不会是荒原。



                                   关于写诗的话(陈离)

                                                                                                

     很突然的,没有缘由的,就爱上了写诗。

     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走火入魔似的,脑子里几乎全是诗,差不多天天都在写诗,到目前为止,大约已经写了两百首,够出一本诗集了。连诗集的名字都想了一个:《仿佛诞生于虚无》。有朋友说,这个名字不好,因为太像是散文的名字。但我还是喜欢,我喜欢“诞生”这个词,也喜欢“仿佛”这个词。“虚无”是让人害怕的,但是我们经常和它遭遇。

    一切都与“虚无”有关。我写诗,首先是因为“虚无”吧。很长时间了,我和“虚无”较上了劲。我吃尽了“虚无”的苦头。我认为很多人也吃尽了“虚无”的苦头。我们得想个办法,探测一下“虚无”的深度。

   于是我开始写诗。

 

    当然,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生活让人欢喜,生活也让人惊慌失措。我觉得生活越来越让人惊慌失措了。以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我觉得我们很多人都活得惊慌失措。很多人,都怀着一颗破碎的心,活在这个世界上。破碎的生活和破碎的心,让人痛苦,有时候又让人骄傲。

    又破碎又骄傲,想起来让人心酸。也许,诗歌可以带来一点点安慰。

 

    另一种感觉是,我们常常被无边的黑暗包围。一首诗,相当于在黑暗中凿了一个洞,虽然是很小很小的一个洞,却多少也可以透进一些光来。

    偶尔还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就是自己不写的话,多少有些对不起生活。这个想法太骄傲了一点。但是生活如此让人惊慌失措,就允许一个人偶尔那么骄傲一下吧,这应该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写诗,首先是为了自己。这不是秘密,也无需隐藏。但是,在表达和呈现自己的同时,也许就写出了一个时代。我一再地告诫自己,不能以写诗为“志业”。但是人难免会有些野心。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人心是相通的。



四月

是否有这样的时刻

白色鸟从夜空飞过

天狼星在黑暗中眨着眼睛

 

是否有这样的时刻

一只羔羊想杀死我

我想杀死一只老虎

然后骑着它上山

 

是否有这样的时刻

一个人悲痛欲绝

同时欣喜若狂


讨水喝

我曾在一个夏天

走过漫漫长途

旷野无人,阳光酷烈

我走进一个村庄

到一个陌生人家里

讨一碗水喝

 

那位瘸腿大妈

一直微笑着看我

把一大蓝边碗水

全部喝干

 

岁月过去了那么多年

那样的蓝边碗

再也没有人用了

 

即使找得到那样的蓝边碗

我也不会用它来喝水

至于原因

我不想说

 

今天,如果我又渴了

哪怕渴死

我也不会向人讨一口水喝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岁月过去了那么多年

我不知道

到底是我的骨头变硬了

还是我的心变硬了


吃雪的孩子

小时候

所有的人都吃过雪

 

我们很快忘记了这件事

只是偶尔在梦里

才会想起

雪吃在嘴里的味道

 

有一天

我们看见

那颗离我们最远的星球上

有一群孩子在吃雪

他们在夜色中

一边吃着雪

一边友好地

向我们招着手

 

我们装着没看见

在夜色之中伫立良久

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

拉上窗帘

在黑暗中

一个人默默地

吃起了石头

 

我们固执地认为

这是人

能够在这颗星球上活下去的

唯一方式

 

无题

曾经

我这样想象自己的生活

有一间自己的屋子

窗明几净

风过无尘

阳台上

有几盆花

客厅里

摆放着一架

黑色的钢琴

 

如今

所有的理想都实现了

黑色的钢琴上

落满了

不知来自何处的灰尘

阳台上的花

一点点向石头深处退缩

深夜

风吹过窗户

玻璃发出

令人心惊肉跳的响声

 

普贤寺

寺庙的香火很盛

甚至比朝圣者心里的香火更盛

寺庙的人间烟火很浓

甚至比寺庙外更浓

 

一对年轻的僧尼

在大雄宝殿里打情卖俏

一对红男绿女

在观世音的眼帘底下

互咬舌头

 

你感到愤怒是不对的

你感到悲哀是不对的

甚至你也不必感到忧伤

你到寺庙

本不是为了看人间烟火

 

来自唐朝的蝙蝠

在古殿的檐头

上下翻飞


 慈悲

我总是在梦里梦见

一位在春天的早晨

突然死去的

少年朋友

 

第一次在梦中相遇

我们都青春年少

他站在黑暗中,脸色苍白

浑身发出异样的光芒

 

我在人间度过春秋

最后一次梦见他

我已经步履蹒跚,他依然青春年少

一头乌发,像密不透风的草丛

 

他对我说:你在世间过得不好吗?

怎么两鬓斑白

脸上刻满了皱纹?

看上去,简直像一个幽灵

 

他苍白的脸上满是痛惜的表情

我并不悲伤,更谈不上哀痛

只是趁他不注意,将两只手

偷偷藏到身后

 

从梦中醒来,在黑暗中起身

我穿过人群,打开公元前的闸门

忍住内心的百感交集

让世间所有的水,都从心头静静流过

 

春天奏鸣曲

总有什么东西,突然降临

在沉默中将悬崖唤醒

在寂静中,将我们的愧疚唤醒

总有什么东西,像惊雷一样

将一朵不存在的,但从未

在我们心中消失的花唤醒

将我们成为另一个人的愿望,唤醒

 

总是在这个季节

倾听雨水击打石头的声音

总是在这个季节,将你想象成我

将我想象成所有人

总是在这个季节,想起被贩卖的理想

想起被生活迎头痛击的男人

还有一个在黄昏悄悄出走的孩子

 

总是在这个季节,

有太多的情感,需要隐忍

有太多的秘密,需要深藏

总是在这个季节,会因为幸福而哭泣,

会因为惊慌失措而胡思乱想

会因为无法保存的记忆,

而颤栗着遥想,那永远不会到来的日子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也不应该成为罪过

 

总是在这个季节

想起一个人

总是在这个季节

想起所有的季节

欢喜写在风中,悲伤沉到心底  



完整版请查看微信公号“蓝池塘”欢喜写在风中,悲伤沉到心底 - 陈蔚文 - 陈蔚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