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世界  

2017-02-19 21:43:56|  分类: 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世界 - 陈蔚文 - 陈蔚文

 获得2016年“第十届亚太电影奖最佳故事奖”的韩国电影《我们的世界》中,十岁的女孩李善长相平平,成绩平平,家境平平,在班上她是没有存在感也是被有意无意孤立的那一个。体育课上,同学们玩球,两组人都不愿意让李善加入各自的组,“石头剪刀布”输的一组不得不接受李善的加入,李善不知所措地想要加入游戏时,组员却冤枉她踩了边线要把她淘汰掉。李善委屈地解释自己没有踩线,可没有人替她说话。她站在圈外,呆呆地看同学玩。

还好,新转学来一个女孩韩智雅,李善与她成了好友。在一个小店,李善喜欢一盒彩铅,却买不起。店主态度不好,让她不买就别摸,智雅竟然偷了这盒彩铅出来送她。在李善家,两个女孩头靠头睡在一起,约定以后要一起去海边。

一个清晨,李善缠着妈妈做紫菜包饭给智雅吃,母女俩的亲密刺痛了智雅——她父母很早离异,妈妈借故忙,很少给她打电话。她甚至都没告诉李善实情,而是谎称妈妈在英国工作。从这天,智雅疏远李善,与班上成绩好的女孩宝拉玩到一起。为表示对宝拉等的“友情”,她和宝拉们一起孤立李善,嘲笑她,最后,被激怒的李善也在班上揭发智雅的家庭真相(她从智雅的奶奶那听说的)……

她们在相互伤害中也伤害着自己。


电影中,李善的眼神让人觉得心疼——无辜,渴望友情,被孤立的尴尬,因为“穷”感受的自卑。

并不因为是孩子,这些感受就可忽略,相反,正因是孩子,脆弱心灵感受的伤害才会更甚。那种在人群的外围,尴尬地站着的感觉,于我也毫不陌生。

小学的五年中,我转学了三次。刚满六岁,因母亲被车撞到腿住院(父亲在部队),我被外公外婆提前送进一所街道小学,教学质量糟糕,班长是位烫着满头小卷的女孩,她父亲是派出所的所长,老师常让她在班上表演跳舞,考起试来,她连大于号小于号都分不清。我的成绩也好不到哪去,一团懵懂,在外公家散漫惯了,根本没有“上学”的概念。二年级下学期,我回到母亲身边,转进另所重点小学,至今记得教数学的班主任,站在操场上告知我次日要测验,以看我是否符合进这个班的资格。她高大的身影乌云般直压下来,使得数学成为我一生恶梦。

测验结果不记得了,总之在这个班留下来,可想而知的惶恐。陌生的环境,同学,严厉的班主任,从街道小学插班进重点小学的成绩落差,独自回家的路两旁尽是泡桐树,春天伴着雨水,地上落满紫色泡桐花。四年级,因为搬家,再次转学。第一次到班上,课间一位样貌粗鲁的男生过来问我几个问题,大概从哪转来之类,他的神情有些奇怪,不知是表达友善还是流露敌意。很快,我知道了,“他”姓方,是女生。只是从不穿裙子,从不进女厕所。

这个班的同学中有一半以上是附近一个厂子弟,划地段进来的,包括方。她有若干女友,男生管她的女友叫“嫂子”。嫂子风格各异,有艳丽型,有小鸟依人型,她们凑在一块叽叽喳喳,吃着方请客的零食。她们议论男女生,下课分几拨热闹地跳皮筋——这是我不擅长的,有时为凑人数,她们也叫上我,但我很快被淘汰,她们不再叫我。成绩好的女生也有团体,我当然也进入不了,所幸,有个女孩与我近起来,她有一头黑亮长发,苗条,性情温良。至今记得她名字,李元洪。放学后,我常去她家写作业,她找出各种零食和我一起分享,包括偷拿她妈为她即将高考的哥哥备的小灶,油炸花生米之类。她有个妹妹,外号叫“咪多”,与我也熟。在她家的时光是我那几年最放松的时刻。升入初中,她去了另所中学,我们见面少了,但仍有通信,我有时去她家找她。再后来,我们彻底失去联系,有次我去找她,发现她搬走了,后院那棵无花果树还在。

说回升入的初中,这个班的同学多因地段,与我升入同一所初中,师大附中。有些与我分在同班,其中五六个厂子弟仍旧集结一块,都是女生,有个高瘦的是她们的头,姓贺,大我两三岁,也较班上同学早熟得多,她成绩极差,常议论些事非。有一回,几个厂子弟对我指手划脚,“她擦了口红”,贺下定言到。我完全摸不着头脑,要知道,我母亲向来以奉行艰苦朴素为美德的,从不许我和姐姐有打扮之念,口红这类就更不用提了,在我的家庭里,一个少女使用它完全可以等同道德不良。

贺的定言是不容争辩的,然后有一些莫名流言传开去,不止是我用口红,还有其他捏撰的事。在班上,我越发寡言,成绩下滑。有次春游,因母亲加班,未给我准备零食,午餐时,老师见我独坐一旁,问了情况后,她领我到一排女生前,让她们匀些食物给我,有人叫老师,她急忙走了。那排女生,看我一眼,没有一个拿出食物。

 

这些糟糕的感觉真是要很久才能消化的,或者永远也消化不干净,转成躲避集体及自我评价低等症状。《我们的世界》中的李善经过这样一段被孤立的岁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在影片尾声,智雅遭遇了曾和李善同样的尴尬,在游戏中,她被说“踩线”,要求出局。李善作证,“她没踩线,”——这是一个被孤立的女孩对同伴的理解,也是她对友情的渴望。就算被伤害过,也不能阻止这种渴望。

幸亏,她有一位“很开朗三观正”也关心她的妈妈,多少能弥补些她被孤立的心酸。但,如果李善没有那么位好妈妈呢,如果她的妈妈简单粗暴,从不关心女儿,无疑,“穷”对李善的伤害会成倍级。那时候,被同学孤立也会衍伸成被全世界孤立——对一个孩子,世界的主要构成不就是同学与亲人吗?

当花上数十年,涉过成长之路,才会意识到,被孤立,说明你那时就有了自我的辨识度,你的性情中有着不泯然众人的底色。被孤立,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你的主动“不合群”。当然,被孤立除了性情,还有若干理由,比如成绩、家境等等。总之,即使在孩子的世界,“势利”一样早已存在,强弱也自有分野。弱的一方,像李善一样,只能无措,努力想对对方好,可对方不领情,那么,弱者可能转变成另种姿态,或隐忍,或反击。

亲戚的孩子和我说到班上有个同学,成绩很差,总是垫底,以致老师有次说,如果这次他能考及格,不拖平均分的后腿,就让班上女生替男生写一次作文,全体男生都欢呼起来——可想那个孩子的压力,老师或许是以玩笑的方式激励他,可这“激励”不如说是对他的逼迫,一旦他这次仍没考好,要面对的是全体男生的奚落。

我对亲戚孩子说,当其他同学嘲笑他时,你要伸出友谊的手。

“可他就是好皮啊,成绩差还那么皮

或许“皮”是他的自我保护呢?他要装着蛮不在乎,才能减弱他在班上垫底,为此常遭嘲讪的尴尬。

 

喜欢这部片子的视角,那是一个很易被忽略的孩子的视角,也是在国产片中几乎空白的视角。导演们宁肯去演绎成人世界里最无聊的事物,也不愿或不屑抱着同理心蹲下身去呈现成长中的问题——那并不逊于成人世界的复杂与残酷。

回想来时路,如果你也有一段无助经历,会想隔着时空拥抱一下过去的自己吧——那个无助的孩子,正因经历过无助,他(她)的成长才会更丰富,对人性有更多体察,才会意识到,任何时候,不要畏惧孤立——成年人的世界里同样充满圈子以及各种理由的孤立,有些理由是通行的,还有些理由,是莫名的。曾看过一个女人说,她有个同事跟小四岁的男友没打结婚证,在一起多年,成为同事们孤立她的原因。“她没做过任何影响他人的事情,只是她的行为和我们不一样,所以就被孤立了。”

“孤立”,大概也缘自从自身向外界发出的信号,越胆怯,越敏感,越在乎,往往越被“孤立”困扰和压迫。认识一个单亲家庭的女孩,因为从小缺爱,自卑内向,在学校和在单位都受孤立,之后患上抑郁,病情越来越重。

但老实说,有多少未成年人能做到蛮不在乎“孤立”这件事呢,挡在“孤立”前的,还有一个巨大敌人“孤独”,这是未成年的孩子难以处理的,这种能力与心灵、体格的发育相匹配,必须走过这一阶段,身心才会逐步强大起来,孤独以及孤立才会成为一种引领。

所幸,电影中的李善尽管受了伤害,仍以她的良善向同伴智雅伸出了橄榄枝。不管两人是否能够和好,重新成为朋友,这段经历给小李善上了一堂提前的社会课。



更多文章欢迎关注“蓝池塘”(chenweiwen06)我们的世界 - 陈蔚文 - 陈蔚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