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良辰  

2017-01-25 21:03:58|  分类: 尘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前写的一稿,转眼十几年,过年的心情渐次有着细微变化,不变的是一句祝福——但愿人长久。
                 公号“蓝池塘”旧年的最末一次推送,祝福大家过个愉快春节!
                新春再会啦   良辰 - 陈蔚文 - 陈蔚文

良辰 - 陈蔚文 - 陈蔚文
 

春节像只徐徐走近的兽,已经闻得到它愈来愈浓的体味了。货车忙碌地在超市门口下货,老妪臂间的篮子忽然有孕。如若在古时,驮运互致安福书信的马车必于驿道扬起漫天尘土,而现在,数千万的短信大军飞驰路上。

肥硕禽类为平日的好吃懒睡悔恨,但临时健身来不及了,它们的翅膀有力地扑扇出空气中“年”的气味,这气味潜伏一年,早迫不及待要迸发了。超市收银台前排着长队,人们用狂热的劲头采购东西:列队成阵的饮料糖果,香气汹涌的糕饼,赤红的肉银白的鱼,煽情到想让人掏光最后一文钱的各色年货,全在叫着“买我吧买我吧!”……

曾经,物质不景气的岁月,春节的意义差不多全卯实在一个“吃”上——对孩子,对年的期盼核心不过就是对饕餮美食的期盼。

盼望着,盼望着,三十夜终于到了!年夜饭不可等闲,早在若干天前开始策划操办,平素人微言轻的孩子此时对菜单也有了发言权。经过一番热烈讨论,商定的结果总是与往年大同小异,年年的传统菜少不了梅菜扣肉、墨鱼豆干肉丝、卤味拼盘这些。中饭随便吃些(为晚餐在胃里尽可能腾出场地)。父母捋袖磨刀,一副水泊豪气,厨房中鸡飞鱼跳,云蒸雾缭,孩子过一会去厨房探次脑袋,这里蹭蹭,那儿揩揩,猴急地只盼天黑。

开席了!焰火升起,鞭炮在门外炸响,酒杯满斟,院子对面的人家在二楼露台燃起尺高香烛,供上祭馔,几尊叫不出名的菩萨仪然端坐,完全受之无愧的巍峨——虽是城市,也使人联想乡镇人家年节的盛大:厅邸里香烟缭绕,神龛棚上大红纸写着“天地君亲师”,墨迹还是新鲜的。

鞭炮的呛人味直从楼道漫进屋内,桌上碗筷挤得都快没地儿搁了。这"繁花重锦城"的一夜,寻常巷陌人家也都升腾着股旺气!天地一派物阜民殷气象。父母大人暂且按下平日心中对我们的种种不满,满面春风地举杯,祝我们在新年成长为更听话,上进的孩子,而我们草草敷衍(知道一个夜晚不足以诞生奇迹),迫不及待地举箸,惦着别耽误了春晚:那可是一年中最能理直气壮看的节目。

然后呢,然后是正月里亲戚往来的热闹,再然后呢,再然后是与热闹等量的寂寥……仍旧陷入枯燥漫长的学业,父母的态度随着正月的度完,渐从春天般的温暖回复秋风般的严厉。我得承认,我对年的感受很早起便是矛盾的,后来看到钱钟书先生的话:“几分钟或者几天的快乐赚我们活了一世,忍受着许多痛苦。我们希望它来,希望它留,希望它再来。”真是百感交集,对年的感受也如此啊,希望它来,希望它留,它偏不留,要等上一年,它再来。这一年里,要忍受多少无聊与无奈。

良辰 - 陈蔚文 - 陈蔚文

 

对年的到来抱持了平静,不知算不算成长的节点?“自由”的象征对我不是十八岁,是七年后的结婚。自由就是一天换几套衣服也不会受念叨,自由就是晚上吃夜宵到凌晨也无需告假,自由就是365天变得均质,取消了因节日带来的差值——换言之,节日不再是救赎,平常日子也不复是沦陷。

是的,吃喝玩乐皆无需沾春节的光,看上去,春节的重要性大大减弱,但事实上,春节仍是一年的重头戏,是一年的压轴,是所有节日中最轩畅响亮,声满天地的一个!它的意义,原不是卯实在“吃”上,它是仪典,是中国人的伦理与情感价值的盛大呈现。

都喟叹年味愈来愈淡,不过每回临近春节,空气中仍饱含了那样重大的欢喜。火车站和地铁里的人越来越稠密,沿路店铺多进了大红“福”字和各式中国结,若在小城呢,街上也许有金粉手写的春联,铺了一地,用砖压住,路过的人被怂动着,心也雀跃几下,想着家中对联是该换幅新的了,蹲下挑一幅,“桃李争春天地宽,人逢盛世寿增添”,让家中老人瞧了高兴。素雅一点的呢,就挑幅“一曲迎春调,梅在百花先”。

     理解了春节,也就理解了中国文化。2006年5月,“春节”民俗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吃好玩好”的背后,春节的内涵是祭祀神佛,祭奠祖先,是除旧布新与迎禧祈福,以及——团聚。


那些出门人,他们正以努力工作做最后冲刺,很快,他们便要背负行装上路。在颠沛的长途车上,烟雾弥漫的火车厢,在透过弦窗的云端,给父母侄甥的礼物鼓鼓地撑着旅行袋

姐姐家里的阿姨小马下午来做了年前最后一次清洁,4点钟走时,她还要赶去另一家,还好,只须干一个钟点,她就要和同城打工的姐妹回安徽老家。火车半夜三点到黄山,再转汽车回老家,到家快黎明了——她还没想好回哪里,和老公僵持多年,她不原谅他,这些年她在上海一个人苦做,只当没他这个人,“那为什么不离呢”,“算了,就这么过,离了也还是这样过……他对儿子还好”,小马低了头,使劲揩地板。小马也许还是会回家,她想儿子,一年只能见儿子两次。

那么多的人在路上,赶回团圆对他们是过节的最大意义。这过程犹如击鼓催花,令人心弦颤动,这样的时候,有家的人们多么有幸哪,而无家可归的人,乡关一水隔,风雪五更寒——记起一首悲伤的诗,《某一个早晨突然想起了母亲》:

“………当我在你的坟前跪下/发白的茅草/谁是你的根/母亲,这些年来/如果不是你/守住这个地方/我又去哪里寻找故乡”

春节,它更深挚的意义就是为出门人备下,一年暖次心房,出门人走得再远,这一天,也要顺着“年”的流向回到出发的地点。

中国民间节日的深情重义就在团聚,不仅是喜鹊叫梅花开,檐下晾着的年货和升空的焰火,悬挂的灯笼……更是骨脉团聚,血与肉的依偎。一家人谁也不缺地围桌坐定,清水举杯也有陈酒之醇。

一年一度的三十夜,响彻的炮仗是寻常日子提炼的火药,聚拢一次来放了,天地间顿时都作金石之声。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