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清水一盏可供莲  

2014-09-21 11:35:24|  分类: 尘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一旧稿。

 家里衣柜吃紧,在主卧添购了一组衣橱,不到一年,衣橱空间又告罄。这次只能在书房添加一橱,其后果是文学巨匠们将与睡裙牛仔裤为伍。

冰箱换过一次一更大容量的,依然满满登登,其中不乏陈年腊味、过期果酱与遗忘数月的速食馄饨。难怪冰箱厂家生产的冰箱容积越来越巍峨,几可装象。

收纳空间的增加会何并没减少物的存在?忽然发现,“收纳空间”其实鼓励与滋生了更多庞杂之物!随空间的增加,赘物也在有恃无恐,不断增长,蔓延屋子各个角落。

上网本来只想查下天气,却从天气去向电影娱乐美食八卦科学,越游越远,直至精疲力尽。这差不多成了上网模式,太多的岔道提供了各种迷途机会。关上电脑,什么也没记住,生命徒耗一个夜晚。

老子言,“五色使人目盲,五音使人之耳聋”,这正是个物质与信息缭乱到使人目盲耳聋的时代!一个“他者”的世界,“我”消融在“他”中。

 

真正有效的“收纳”是——遴选和节制。

当书房里的衣橱又满了时,我买了几只塑料大储物箱,它们又一次填满时,我理了次衣橱,理掉了一批“可有可无”。

像这样的可有可无,还充塞着家里,多到几乎无法下手。

   也像许多讯息、关系,被可有可无填充,最内在的需求反而被混淆、模糊乃至掩盖了。

   过了阵,新的它们又从橱子的各角落一点点长出来,像顽强的生物。

   在它们的背后,其实还是那种琐碎的占有欲。对物的在意,有出于悦人悦己的需要,也有出自对不安全感或空虚的填补。网络为这种填补提供了最大便利,随时随地,点一下,便滑入“物”的汪洋。于是,衣橱永远少一件开衫,少条牛仔裤,总之永远少一件最合乎心意,能使人看来不平常的衣物。

    有了更多的可有可无。在它们中,并没诞生那件具有终结性的不平常衣物。

那件衣物,只是人对自己“拟态”的想像。

物的汪洋中,永远有一件比拍下的更好。

    物的无法穷尽正如不见底的黑洞。那些拥有几百上千双鞋的明星,并不能从“多”中止歇欲望。相反,这几百上千会增殖更高涨的欲望,当它因某个原因而终于受限,便成一种煎熬。

 占有得越多,就被占有得越多——这句真理,道出欲望对人的最终钳制。

衣橱或冰箱越大,给欲望腾出的地儿也更大。最后就算给欲望砌栋广厦,也安置不下它。

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欲望。

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欲望,飘浮在每个有人的角落。

  读法国作家阿贝尔·加缪传记——他对豪华的生活感到疏远和怜悯,“贫穷对我来说从来就不是一种不幸,光明在其中撒播着它的财富,甚至我的反抗也被它照亮了”。他坦然面对贫穷,这得益于他的家庭环境,“免除嫉妒,我首先要归功于我的亲人。他们什么都缺,却几乎什么也不羡慕”,这个甚至不识字的家庭,以沉默、谨慎、自然而朴素的骄傲予以他教诲。那正是通往了解人以及人类灵魂的一条道路,“庄严而严峻”。

当一个人的精神越独立,丰富,对物的依赖就越淡薄。

不觊觎,免于妒忌,物的干扰降到最低,精神才能去向高地。像加缪一样。纵观人类文化思想及艺术史,最丰硕的果实往往自物的贫脊中长出。

“少即是多,”由德国一位建筑大师提出的设计哲学,也可放之整个人生。

供莲只需清水一盏,不需要更多了。

 

认识一位在海外生活的食品博士,他很少去网上顶贴捧哏,有空宅在家,看书养花,自发豆芽,业余爱写武侠小说(不图发表),读些闲书(近日他读的是购自旧书网的台湾作家高阳先生作品《瀛台落日》),有人问,“写这有啥好处?”,他答,“得了个和版税无关的江湖。”

父母家的邻居夫妇,俩人都是高知,生活简朴,这简朴不是因为经济原因,是他们信奉简朴更能令人胼手抵足,韬光养晦。他们总背着购物袋出门,每顿做合适的量,尽量不用冰箱。他们家最大装饰是书架,还有阳台上十几盆植物。春秋天,夫妻俩在阳台的旧藤椅上读书看报。夏天碰到老先生,他掏出块古老的蓝格大手帕擦汗。

除了儿子一家来的周末,他们家平素总安静。有次夏天中午,我在门外听见他们的对话,老先生说,“你就是最把孙子放在心上……”老太太嗔怪地回,“谁说的,我这辈子哪天不是围着你转!那天你说想吃泡菜,我走了两个菜场才买到”,我听着,要失声笑出来,老先生原来还会撒娇啊。我轻手轻脚下了楼,怕扰了这对老夫妻的对话。

这种温情注定是简朴的副产品。只有在一间素朴的屋子,才有这样不熄、完好的感情,和阳台上那些不起眼植物一样,简朴为根系提供了最寻常,也最稳定的养分。

 

 

 

 

 

 

 

  

  评论这张
 
阅读(10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