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卿云烂兮,缦缦兮  

2013-08-18 15:58:49|  分类: 悦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是在今年的《散文》杂志读到马雁的东西,轻灵,古文底子又好,有些惊讶,现今散文能读到一些新气息不易。不少散文尽是陈米烂谷,从内容到笔法再没有丁点新意。我自己也是旧窠臼始终摆脱不了,读到她的于是有些耳目一新,像之前在《散文》读到一位叫小茶的作者。

    但,马雁已不在了,简介中的“意外辞世”非常委婉,在这个基本不可能有秘密的时代也显出几分神秘。据说是跳楼,又顺带搜了与她有关的资料。这是个很有性格的姑娘。其实,如何的“意外辞世”也并不重要了,看到她一文中说的“过几天,我要去做一些事情,这也许是重要的吧,对于我这样从无一德可报天的人来说。这几天来没法愉快,也没法难过,只是苟全性命于乱世罢了。”,想,是否就是几天后她结束了生命?再看时间,作此稿时间与去世时间还差两年多,但厌世之情已然明显。看了她散文集,有些篇章不知所云,但有些就才气湍逸,像写史的,比如下文真是幅制精短而又言之未尽……

 

   

 

      马雁,女,诗人,1979 年生于四川成都,2001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古典文献专业,系突围诗社、幸福剧团成员。曾主持未名诗歌节( 1999、2000、2001 年),参展当代艺术广州三年展(2008 年)。曾获刘丽安诗歌奖等,有诗集《习作选》(2001 年)、《迷人之食》(2007 年)。2010年12月30日在上海闵行区所住宾馆因病意外辞世。

                                                                      《中国历史故事·春秋》


    呆坐到半夜,想起喝一点水,走出去,想起来还没晾衣服,于是收拾了一盆子到凉台。外面下着雨,我忽然抱住胳膊,对着对面的书柜,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抽起烟来。过几天,我要去做一些事情,这也许是重要的吧,对于我这样从无一德可报天的人来说。这几天来没法愉快,也没法难过,只是苟全性命于乱世罢了。
    师兄多年前也无非这样宣言:“苟全性命于乱世,独立飘渺之高楼。”前者不需要特别的付出,后者需要一些。反对时,只说这不够宽广。却不曾想自己连这不宽广都没有。
    小时候看《中国历史故事》,喜欢公子小白,因为他命大且机敏,又似无机心,当然小白听起来比纠要好得多;但不喜欢重耳,耳朵重的人,自然笨拙。也喜欢楚庄王,因他有一种侠气,很的样子,流氓做到了国王,这国肯定有想象力。最不顺心的是看伍子胥,因他“冥心刻骨,奇险至十二三分”。二十年过去,我自己却成这样人。怎么才能成为一种人,而不是另一种人,大约和面相一样,过了三十岁就要自己负责了。静静站在凉台上,外面落雨点,想起这雨声是我喜欢的,在异地常常盼着雨季快到,好有冰凉的积水可踏着回家。
    其实我们想要的不是真理,只是一些安详。忿忿然,于人于己都不是安详。让人皱眉头、灰脸色,兴许会有些得意,不过这得意很快就过去。过去之后,仍是无边的琐碎与腻烦。生活于我当是愉快,至少每分每秒都这么想,也以为在这么努力。即便睡着,也是为明天的振奋在蓄积。蓄积起来的生命力,只是耗费了。这漫长的一世到底有多少可喜?“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只是这里也既见君子,那里也如此良人何,怎么这样容易就见着了?
      但也就是这样容易,管仲事事不顺,却偏偏被鲍叔牙当宝贝捡回家,性情乖戾,连鲍大嫂都有些受不了,鲍叔牙却仍把他当成手心里的宝。管仲那样的不识好歹,不晓得报恩,饶是人家连心窝子都掏来给了他,他却嫌有心脏病。凡事都没道理,“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意思大约就是不要总心存感激。得之是幸,却也可能是命。
    那外面的雨仍旧下,我也仍欢喜,虽说一丝一毫的降水,都牵着千万人的性命在,我却只听乐声般,还尽着想象小叶榕被濡湿的黑麻麻气根。暮春者,不该只尽着惦记家仇国恨,也不该惊心溅泪,应是懒懒地游玩,再吃些粗茶淡饭,抱怨抱怨,低级趣味一番。我不想成功成仁,只想六月半夜里能没心没肺地听雨,喝点淡酒,或抿一口茶,满腹幽怨或小人得志地睡到迷蒙。再为些不着边际的理想,愁闷一辈子。或半辈子。

    以前历史老师说,先秦最活跃最辉煌,又说这活跃辉煌的前提是终生不得安身的离乱。我却似懂非懂。百里奚投奔王子颓,蹇叔警告他:这样做,无非落个不忠不智。当真是两难。乱世造英雄,这英雄也是凡人来。是凡人,则宁为太平犬。以前爸爸常说,这中国人太没出息,为了点太平做狗都愿意。现在我却想,当真是这样,人一辈子无非求个太平,与心爱的人分享珍重时光。即便格调不高,但做人也不该是参加奥运会拿奖牌。
    大好的年成,并不是天上落下金玉宝珠,只是让人过个太平的日子,让生活里一切具体可感的烦恼都如期发生,让重大事件让位于八卦新闻。
    每心情不好,就会读《诗经》,这次也是。读来读去,却不得解脱。埋怨、激赏或私情缠绵,都碰不到心里那块黑铁。今却在古歌谣里遇到《卿云歌》:
    卿云烂兮,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明明天上,烂然星陈。
    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四时从经,万姓允诚。
    于予论乐,配天之灵。
    迁于贤圣,莫不咸听。
    乎鼓之,轩乎舞之。
    菁华已竭,褰裳去之。

    济苍生,安黎元,从不是人力能及。就像历史从来没有进步过,今天并不比昨天好多少。只求不更坏下去。除了感激,仍是感激。否则,怎么活得下去?
    

                                                                                                                                                2008年6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