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涟漪——致远去的粤语歌时代  

2013-06-07 14:28:03|  分类: 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涟漪——致远去的粤语歌时代 - 陈蔚文 - 陈蔚文

 

 

夜深,随手点开电脑中王菲的老歌《藉口》,“常请晚星请背影,不用替我太挂心;常劝心境应恬静,别无事也带泪痕”,熟悉的粤语腔调,云山雾罩,旧欢如梦,八九十年代的时代背景声。

有一阵子很迷粤语歌,磁带翻来复去地听,王菲的《爱与痛的边缘》,邝美云的《堆积情感》……迷乱的青春期,歌声最体贴胸臆,而粤语歌那种陌生的吐字行音又让“学歌”变得更有挑战。但也只能描其形,不能画其骨,只学得皮毛,卡拉音乐里蒙混过去,却究竟与粤地隔着一道伸脚不过去的沟。

因为粤语歌,曾动过学粤语的念头,让在广东的朋友教过一点,可着实不好学。粤语有九声,不生活在南粤大地,不深入那燠热的散发姜花气味的街巷,很难学得一口正宗腔调的粤语,亢亮爽利又有些佻跶。

记忆里最早的粤语歌该是风靡街巷的《铁血丹心》和《上海滩》,迄今还是K歌热门,演唱者甄妮和叶丽仪皆是粤语歌好手,一把嗓子唱将出江湖的回肠荡气,同时又有抵死缠绵。

这两首主题曲与电视剧交相辉映,不论《射雕英雄传》还是《上海滩》都曾创过收视神话,是一代人的经典记忆。“在香港电影里,子弹比米饭更普遍,鲜血比玫瑰更动人”,而这两首主题曲更将乱世中的儿女情演绎得荡人心魄。

不,等等!似乎更早的粤语歌应是电视剧《霍元甲》中的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一时间,“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响彻南北。凡有华人处,皆能歌万里,它与霍大侠的“迷踪拳”一般风行。有位朋友说起,他小学时代的校门口有油印的此歌谱卖,2分一张,卖疯了,他和表哥奋力抢到三张,幸福得无以言表!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粤语歌由一腔爱国豪情进入内地,开始其煌煌之旅。

而在香港,粤语歌始盛自许冠杰。之前,港人视广东歌为低俗,是英文歌与国语曲以外的次等选择。直至1971年,毕业于港大,擅长翻唱英文歌的“莲花乐队”主唱许冠杰不避通俗,以广东话写了多首反映社会现况的歌曲,同时他用英文歌功底把偶像猫王普雷斯利的美国摇滚与广式腔调嫁接,引发粤语歌的繁潮。1974年他推出《双星情歌》,以轻松诙谐的鬼马精神传达了香港草根们的生活,积极励志。1976年,他的大碟《半斤八两》售况“买到要抢”!香港粤语流行歌的市场遂正式形成。

由他演唱的《沧海一声笑》(黄霑1992年为徐克的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创作的主题曲之一)第一次听到不记得什么场合了,却记得歌声响起,心内那一声叹呼:好大气魄!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端的一腔豪情,幻化古今,人生杂碎都可过往不咎!

那时听到的多数粤语歌都是缠绵深情的。张国荣陈百强陈慧娴王菲……他们的歌声灌满我们青春的耳膜。曾买过陈百强的若干磁带送朋友。《孤雁》》《等》《念亲恩》,似乎一切旋律经过他的喉咙都变得好听,惟美的好听,像他的歌《涟漪》,一圈圈优美漾开。

他的经理人陈家瑛说:“他最喜欢漂亮的东西,漂亮的人、美的音乐和旋律”。这样说来,他的死,成全的成份倒多些——他死在最漂亮的年纪,35岁。

喜欢的粤语歌手还有周启生。一曲《天长地久》,吐字把粤语的美发挥得淋漓,寻常歌词被他用粤语唱得勾人心魄,只能是这一种唱法,这一幅嗓音,这一种吐字方式,方可天长地久!

搜他的资料,极有限,“身为香港流行乐教父顾家辉入门弟子,却与师傅古朴典雅的音乐风格背道而驰,肆意将迷幻电子发挥到极致……”,周启生并不帅,有些忧郁,“是个在酒吧喝一整晚酒而绝不会抬头的男人”,找到一张唱片封套上他的照片,白衬衫,眉目端正,眼角嘴唇的纹路一律朝下,是个惯于不开心的人。

“懂得粤语吗?这是一种多么美丽的语言,适合说爱。适合悲伤。像美丽的蕾丝,缀在下午弧形的窗子。”

说实话,不怎么懂。粤语特殊的发音和押韵方式(粤语是华文中保留古汉语最完整的方言)不同于直白的普通话,也正刷新了流行乐的视听效果,好似鼓浪屿上初夏遍开的紫藤花,把人一寸一寸地绕进去,“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整个岛屿开满密不透风的绯侧。

也许恰是因为不懂,才更专注于它的旋律,歌词部分由青春的意绪自行填写:爱的明灭甜涩、路灯下的离别、暗恋、远行……哪怕歌词听得一头雾水,我们还是热此不疲。比如那首《千千厥歌》,朋友C在博客中写:“一直没弄明白这四字何意”,我也是,不求甚解地唱了多年,“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后来搜到“千千厥歌”应是“许多首歌”的意思,大意是纵然今后会再听到许多首像今天这样的歌,纵然今后许多晚星都亮过今晚月亮,我也难忘今晚这段回忆……

音乐一起,诸种记忆涌现。陈慧娴出国留学的告别演唱会上唱过,张国荣在89年告别演唱会唱过,梅姑亦唱过(曲调一样,歌名改成《《夕阳之恋》),我有位女同学在毕业晚会的舞台也唱过(使得形貌普通的她在那晚散放奕奕光彩)。

听不懂词意唔紧要,重要的是熟悉旋律里承放的情感记忆。

“上铺同学晚上戴耳机听walkman,嘴里时断时续喊着‘吓(he)死我也,吓死我也!’,我们只当他在听恐怖鬼故事,原来他是学唱Leslie的《黑色午夜》,听到副歌‘黑色午夜’一句时兴奋跟唱,我们还以为他被鬼故事吓着了!”
  “也许很多80后都跟我一样,看着港剧长大的,那些粤语歌曲在我们的少年时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而那些电视剧主题曲则至今让人难忘!”

“曾很喜欢一个男孩,喜欢得以为没有他的世界是不成立的的……现在连他的名字都记不清了,却记得有次他唱了首黄凯芹的《晚秋》,现在只要会唱这首歌的男士我都抱以莫名好感……”

那些美丽的歌,贯通着青春的上游。我对粤语歌的喜欢除了青春记忆,或许还因对粤地那一份说不清的好感。晴空下绽放的红木棉,直往天空里生长,满街车水马龙的嘈切里又有一份意闲闲:太阳一杆子高了还一桌桌围拢吃早茶,左一笼右一碟,皮酥骨烂的凤爪、半透明的虾饺、酥皮蛋挞……还有那些名堂繁多的皮蛋粥、鱼生粥,一样样吃将去,聊下去,不管窗外辰光。

这样让人微微下陷,有一些微醺的南粤之地。其情殷殷,如水荡漾。“情归何处?”,人人都在急景流年的裹挟里苦问。而在那些相逢里,夹缠着举棋不定的细小暧昧,春光里惹春恨。

前阵子重看徐克导演的《倩女幽魂》,里面一幅画上题着“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鸳鸯是粤剧里常用的意象。粤剧沉穆,里面长年住着红尘鸳鸯,相互衔梳羽毛。还有鸳鸯锦,在古代,它的织法繁复,金银箔丝织就的锦缎,铺上乌沉的新床,是要一生都百年好合,然而,愿望归愿望,“玄鸟不归,室家离散” 是另一种人生常相,因此粤语歌中有关离散思念之情的格外多,它与爱情滋生疯长的岁月遥相呼应,使我们的青春在内陆以外获得旋律上的共鸣。

也无可阻挡地,粤语歌业式微下去。

香港乐坛转型期也是粤语歌逐渐黯淡之时(它曾把香港的唱片业推上了多么辉煌的高地!)。整个八十年代,犹如BEYOND乐队的《光辉岁月》,歌手济济,全线飘红,各路巨星同台闪耀!而BEYOND主唱黄家驹的意外身亡仿佛是个不祥讯号。1993年端午这天,他意外坠台而死,31岁。在他死后两年,九十年代中期,粤语歌逐渐盛极而衰,直至香港艺人若不发行普通话专辑几乎不能叫歌手。

粤语歌的热潮已退,它们被压缩成包厢点歌机里关于“往昔”的部分。我仍会常找些粤语老歌来听,音乐一起,时间喊停。歌声裹挟着一泓漩涡,一蓬流年浪花。那曾紧贴我们心上舒展的歌喉!那无法磨灭的“千千厥歌”,余音在今夜招魂般响彻……

 

                                                                                                                       刊于《读者》原创版 2013.6

  评论这张
 
阅读(9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