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书序《秋风过庭莺自啼》  

2013-05-11 16:08:55|  分类: 悦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序《秋风过庭莺自啼》 - 陈蔚文 - 陈蔚文

 文莺的新书在京东上架了,当当与卓越、苏宁易购,也随后上架。
  http://search.jd.com/Search?keyword=%E6%96%87%E8%8E%BA&enc=utf-8&area=1

 

为文莺写的书序——

先认识文莺的人,再识她的文字。这顺序或许是重要的,对文字的感受往往需凭藉对人的走近才愈清晰。 

初见文莺在北京三月,旧鼓楼大街国旺胡同18号,“柔软时光”。此前文莺读过我不少文字,但我们交流甚少。甫一见面,却即刻有了亲近感,不仅因她对我作品阅读的“资深”,更因她开敞的心扉。这位温眉细眼的女子,说起过往,毫不掩饰:她幼时在安徽乡村成长,家里十兄妹,她行十,重男轻女的父亲脾性暴戾,如她在文中写到,“那时候家的感觉像一个装有魔鬼的箧子,身处其中时时提着心吊着胆。物质的窘困远远不及精神上的折难与恐惧……” 

这个在精神折难中长大的她,曾在乡村尘土飞扬的公路上只身追寻弃她而去的母亲的孩子,与2012年北京春天“柔软时光”里这位轻言细语的女子间,相隔了怎样的路途?

阳光从古典窗棂射进,落在桌面的普洱茶具。文莺平静地如在讲述他人之事——那铺设在徽州乡村至京城路途间的,我想最重要的是文学,是阅读使童年的阴影在加速旋转后,成为了日后心灵凌空飞翔的魔毯,穿逾雨水与月光,引她从那个敏感自卑的乡村女孩走到今日的淡定,虽然内心某些刻痕永在。

文学是这么种神奇物质,遇上不同经历与心性,会起不同“化学反应”。在文莺这儿,身世里的诸种恩怨在文学里逐渐消泯,获得原宥与理解——良性的阅读经验像修复剂,它使我们在共情中释放原本禁闭的自我,一寸寸地,去向更广袤所在。

美国小说家雷蒙德·卡佛说,“阅读曾让我知道我的生活不合我身。我以为我能改变……但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就这样,在打一个响指之间,变成一个新人,换一种活法。我想,文学能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匮乏,还有生活中那些已经削弱我们并正在让我们气喘吁吁的东西。文学能够让我们明白,像个人样活着并非易事。”

在那条并非易事,可能是荒野的途中,文学是灯火,是秉持,是艰难寻找的开启……每个爱文学的人亲近文学的理由各异,感受却是相近的:填充自我的匮乏,在同类更多的地带,积蓄度过长冬的力量!无论是过往的长冬,抑或今后未知的长冬。

《藕荷茶香梅子情》《听冷风独语》《倚栏遥望》《去意彷徨》……书中这些标题似已能概括文莺的文学情怀:古典的,雅致的,诗性的,一如她笔名:文莺——莺指“歌鸲”,一种叫声清脆婉转的鸟,中国古诗词中多有与“莺”有关的诗句,“山枕莺声晓,羽觞花片飞”,“千里莺啼绿映红”,“花落莺啼春暮,陌上绿杨飞絮”——那是古中国的常见景况,燕语莺啼,叶上数声疏雨,而今它们已成渺远的古典绣图,却仍令文莺心仪不已!她的文字中充盈着对此种况味的追寻,那是经历多少粗粝都不能改的心意。

这追寻亦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文莺的厨艺颇佳,几道用心的家常菜兼具营养色香;她的书橱里码着纳兰性德的词,席慕蓉的诗,朱天心的散文……另一种食粮的滋养。

一个在厨房与书页间游走的女子,心思向善,无泥沙之浊,无城府之深,对文学虔敬,相惜,写作对她不仅是笔墨消遣,更是心灵涤濯!使她在主妇生涯里葆有自我情思,使她去向精神丰蕴。那些她笔底文字,就文学性而言或许尚不够深刻——它们还可以打得更开,从一己感悟的溪流去向更大水域,有更质实的密度与更精准呈现,但,这些流淌是真诚的,汪着深浅的情愫,镌映着回忆(回忆有时如漫散铁屑,假使不以文字磁石吸附,便可能消弥于空茫),憧憬着诗意,在平凡境地里寻得一些自恰的欢愉。

驻京数月,与文莺小聚若干回,都非擅表达之人,看去只是吃喝闲聚,其实底下有文学同好为撑,自有不必“表达”的知悉。

从冬到夏,离京前一饭,文莺迟来,才落席举杯已凝噎——她是这样多思,重情,有与她文字对称的性情。

“一生相恋,便为永结”,文莺在抒发对杭州这城的钟情中说,这也是她与文字的因缘吧,愿这份缘缔结更深,更久。

时值处暑,南方溽热,惟文字与音乐消减妄念,带来清凉。这清凉也荫庇着一切爱文学与艺术的人们!因这份“务虚”,熙攘之外还有恬然成趣,干燥的物质生活蒙上最温情与微妙的辉泽,人生因此有了比肉身恒久得多的情感永续,有了在时代纷乱中驻扎某一瞬美与爱的可能……

岁晚匆匆日复夜。是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