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们能够走出妈妈的命运”  

2013-04-23 16:32:26|  分类: 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咨询师宫学萍的博客。

 有关妈妈和女儿——本文来自和《心理月刊》小屋姐姐的对话
  【版块】卷宗你是妈妈的翻版吗?

采访:王小屋  

1你是一个心理专家,你也是一个女儿,同时现在你也是一个母亲,你可否告诉我们,你和你的妈妈像吗?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是怎样的?她给你的人生礼物中,哪些特别好?哪些是限制?

 我和妈妈当然很像了。母亲对我的影响,就像故乡的空气与土壤一样,在我身上留下无数无形的印记,却又不好用言辞加以描述。我们能去问一条鱼儿“水对你的影响有多大”吗?这作用力太大、太粘稠、太密集了,所以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语句去表达。

妈妈给我的人生礼物,是这两年才开始有所体会。比如坚韧,比如对家人的看重。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把这些理解为某种“限制”。她的坚韧,似乎等同于“软弱”、“保守”和“缺乏改变的勇气”;对家人的看重,似乎就是“缺乏雄心”。很多时候,当我们去看一件事的眼神发生改变,它们对于我们的意义也就随之改变了。

2、“我绝对不能像妈妈那样过一辈子!”很多女人当年这样下决心,可是在自己成人,特别是成家立业之后,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像妈妈。为什么?

这样的决心我也下过不止一次。我们这一代人的母亲们,似乎都是不可爱的。这也许是因为她们自己母亲身上的安全感更为稀薄。家庭中的焦虑,通常都是向下传播,直在孩子身上得到消解或承受。所以当一个孩子只是“孩子”的时候,他心目中的母亲(当然还有父亲),常常都是伤痛的巨大来源。

还好我们都会慢慢长大,长大到自己的身份越来越多元。一个20岁的姑娘,很难看到自己和母亲的共同之处,是因为她从来没见过20岁时的母亲,也没有经历过自己的50岁。所以,所谓女性和母亲的和解,大多是从30岁以后才慢慢开始的。遗憾的是,这件事,还有很多人一生都没能完成。

无论是好妈妈还是坏妈妈,我们这一生是否都在复制、认同她的性格和命运?就是无论如何都是妈妈的翻版?

不可能是完全的翻版。这世界是由一系列的因缘巧合所组成。母亲对于我们来说的确十分重要,但还不是全部。最明显的,就是我们和母亲生活的历史环境大不一样。

比如说,很多女儿对母亲怀有无尽的忿恨,但是当她们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母亲的成长史之后,就变成了对外婆的忿恨,以及对母亲的同情。奇怪的是,这些母亲们却常常体会不到自己对母亲的恨。

实际上,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去恨,是因为无论社会大环境还是家庭小环境,都比母亲那代人宽松得多,我们不像母亲那样惧怕自己的“恨”会带来更多毁灭性的惩罚,所以才敢于体验自己的恨。

3、很多女儿幸运地拥有一个好母亲,可是我们也得诚实地看到,很多母亲被女儿们控诉为“祸害”,对这样的母亲,身为女儿我们是否就只能一辈子生活在母亲人格的阴影中呢?

我不是那么悲观的人。所谓母亲人格的阴影,当你能够“看到”它,就可以选择走出(或不走),就可以自由。这个“看到”有点儿玄妙,我举个自己的小例子吧。

刚结婚的时候我还在上学,经常一放学就赶着回家给先生做饭。有天很累,蹲在垃圾桶旁边择菜,突然哭了起来。刚好先生回家看到,问我怎么回事。我好委屈地解释,觉得自己“辛辛苦苦上到研究生,居然还是‘一样’每天回家做饭”。先生大笑,蜻蜓点水地说“那就出去吃好了!”

其实他不懂我到底为了什么悲伤,连我自己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我的悲伤不是为了做饭本身,而是自小跟母亲习得了一个信念“只有没知识、没工作的女人才不得不天天做饭”。当时的我十分委屈,是觉得自己那么努力地读书,试图“改变”命运,可还是没能摆脱“家庭主妇”的悲惨。

那种“改变”不是“改变”,因为母亲传下来的这个“信念”没有改变。而当我终有一天“看到”它,居然笑出声来——自那一刻,我好像获得了一个权利,去定义“做饭”对于自己的意义,它不再是某种优越或者卑微的象征,它只是做饭本身,还可以是我对家人的爱的承载。于是,在“做饭”这一点上,我自由了。

4、我们能够由“母亲”对我们命运和人格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吗?

能啊,只是不会太快。这种解放,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一点一点地发生。它不会像文艺作品所描述的那样,在某一时刻,轰轰烈烈神话一般地完成(那是一种儿童式的渴望)。

5、一定要与我们心中的“坏妈妈”和解吗?如果不呢?

这不是一个“要”与“不要”的选择。无意识的世界,很难通过单纯的意志努力去改变。我只能说,如果一个女儿无法“感受”到她对母亲的爱意,她就很难真正体会到对自己的爱。

这就是为什么与“坏妈妈”的和解如此重要——所谓“和解”,就是爱恨整合。当我们可以去爱一个有那么多“不可爱”之处的母亲之时,内心就接近成熟。我们会怀有慈悲去看待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也更加慈悲地对待我们的母亲和我们自己。

也许有一点让人难以理解,这种“和解”常常是由体会“恨”开始的。如果我们过度地否认内心的恨和伤痛(比如“要求”自己去“和解”),那么更为深刻的爱就无法现身。

所以我不会建议女儿们去强迫自己向母亲表达爱意,我甚至会鼓励她们暂时与母亲保持一段距离,去更为广阔的世界里让自己成长(爱的能力可以从很多途径得到发展),等到我们心中的“爱”更有力量,再回来爱母亲。否则,两个内心爱意贫乏的人在一些,只会增加彼此的伤害。

6、今天的妈妈们养育女儿的建议。

好好爱自己,试图去理解自己。

让自己的生活幸福一些,自然一些,不需要多说什么,你的女儿一定能够感受得到。她的生活中,就多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幸福榜样。

【补充提问】

7、在的咨询中,是否会经常处理这样的个案:女儿需要从母亲的影响中走出来,过自己的生活?

 这个主题几乎一定会在咨询中浮现——尽管很多个案最初找心理咨询师,缘由看似与此完全无关,但最后总会绕到他们和(心目中的)父母的关系上。

8、“怎么我过着过着就成了我妈呢?”一个女白领说。她妈——一个婚姻糟糕的妻子,与丈夫的沟通很差,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她恐怕也绝对不是一个好母亲,因为她一直在苛刻地指责和评价自己的女儿——当女儿成家立业,惊讶地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婚姻里复制了妈妈的生活轨迹,把自己的婚姻过成了妈妈和爸爸的样子。这种影响是怎么发生的呢?什么样的心理机制在驱动?

 简单地说,我们内心中所有关于“男人/女人”、“父亲/母亲”、“婚姻关系”、“亲子关系”等一系列的意象,几乎都形成于童年时期自己感受到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子的。很多女儿长到后“复制”母亲的生活,是因为除了“和母亲一样”的生活方式之外,她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可能。

这里的“知道”不仅仅是指头脑中的“知道”,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铭刻在无意识世界之中的信念。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孩子身边的父母叔伯、四邻八舍,还有他本人,都不曾好好赡养过自己的父母;那么等到这个孩子年老之时,无论子女如何保证“我们会善待你”,他都不会相信自己可以免遭抛弃的命运——这就是如今很多老人“不可爱”的主要原因。母女关系也是如此。很多女儿不想活成另一个母亲,却不知道如何“跳出”原有的信念,因为她们的心中没有其他的故事脚本。

9、我们采访到一个个案,28岁的女孩儿,拥有一个事业成功、长相也很漂亮的母亲,对她有超高期待,她却觉得快要窒息了。一个完美的母亲,也可能会是女儿的阴影吗?

 完美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它意味着一个人无法温柔地对待自己身上那些相对“不完美”,但是“很人性”的部分。比如软弱、胆怯、或疲惫。一个完美的人,内心世界还处在一种黑与白简单对立的状态,他们无法拥抱一个完整的自己。

拥有一个完美的母亲,对于孩子来说,常常意味着他要在生活中承担起所有“不完美”的责任——因为他的母亲承担不起。这样的故事很容易让人心酸的。

10、在你讲的关于做饭的故事之后,补充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故事,可是很期待你能总结出一些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操作的“看见”的金句呀!

 这个“看见”实际上就是怀疑和松动,然后我们才有可能在现实中去进行检验。我们的头脑中有很多指引行为和情感的信念,看似“理所应当”,却只是因为太熟悉。

接着说做饭。我委屈,是当时觉得自己和已经工作的先生相比,似乎在婚姻关系中处于劣势(这在今天看来多么可笑),所以“不得不”每天做饭;而更深层的信念是——如果我不这样,就会被惩罚甚至抛弃。所以当我多问一句“是这样吗?”,就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听得见先生说“我有哪天因为你不做饭就对你发火吗?”

很多生活中的冲突,都是因为我们不假思索地依据头脑中的信念,把对方“认定”成一个将要伤害我们的坏人,然后不假思索地采取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成功地将对方激怒——没有人喜欢被人“想成一个坏人”——然后成功地获得伤害。

如果一定要给这“看见”一个可操作的方法,也许就是:当你感到被伤害的时候,稍稍停一下,试着去发现在背后支持它的信念是什么,然后多问自己一句“是这样吗?”还真不一定。

11、在你讲的关于与母亲的和解常常由“体会恨”开始。插播一个问题:

我们采访过很多已经成年的女儿,她们都在“体会恨”,你说在恨之后,更为深刻的爱才会现身。你能够展开解释一下这个过程吗?

从积极的意义上讲,恨是一种契机,它提示我们内心还有伤痛尚未得到哀悼。有些女儿强调自己和母亲的关系非常好,生活中却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痛苦(比如严重的失眠,十分糟糕的人际关系)。她们拒绝看到自己的伤痛,所以也谈不上如何走出,只是常常感到自己的某些问题“无法理解”。

当然,恨仅仅是个开始,远不是全部。一般而言,体验到恨,看到伤,由此看到母亲的不完美,再看到母亲只能如此不完美,因为她不仅是“你的母亲”,也还是“另一个母亲的孩子”……以此类推,伤心之余,慈悲升起。当我们由此得以体会,滚滚红尘中每个渺小的个人的心酸与无奈,与母亲的和解,大约就能完成。

这里我必须指出,以上只是一个有关疗愈过程的理想化简述,实践中有各种可能的迂回和纠缠。而且我的意思绝不是说一定要去恨,很多人可以带着症状过自己的生活。有的女性痛经很严重,她可以借此“理所应当”地每个月获得一些家人的疼爱且没有内疚。这也是一种平衡,一种无意识的智慧。

12、如果女儿就是一直恨一直恨呢?这样是否会阻止女儿发展亲密关系?

 她们不想长大吧。长大了,那个改造童年的梦,拥有一个更好的妈妈的梦,就真真碎掉了。那很痛。

恨是一种十分强大的力量,可以把我们所恨的对象牢牢地圈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唯有小孩子的世界,才只有父母两个人。长大以后,我们还会有伴侣、子女、朋友、事业、使命……,会有更加丰富的生活。 我猜,那些一直恨一直恨的女孩子,努力用母亲遮挡住眼前的整片天空,这是她们的一种选择。她们可以这样选择。

13、你刚才有说到,当我们了解母亲的成长史,就会有对母亲的同情和理解(却开始怨恨外婆?)。你是在鼓励女儿们有意识地去做这个功课吗?做了这个功课对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意义吗?

 是,类似的功课可以帮助我们看到母亲身上的其他身份,了解她们是如何成为今天的她们。于是我们从恨自己的父母,变成恨父母和父母,直至发现这忿恨指向一团虚无。

不一定要具体的母亲这个人,去了解她们这一代人的故事也好,比如很多描写四十、五十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的文艺作品。我记得看过一本小说中有这样一幕描写:父亲在文革中被批斗,四岁的儿子不懂大人的事情,看到有人用很滑稽的表演讽刺父亲,就跟着人群大笑了起来,然后被这个父亲狠狠地痛打了一顿。我记得自己一边看一边哭,分不清是为了这个孩子,还是这个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