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身后的另扇门  

2011-09-06 22:25:51|  分类: 尘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了中午一点到美发工作室,在商场的18楼,第一次去。电梯内只我一人,数字键变换,一会显示“18”。

 咦,门怎么没开?又等了几秒,它严丝合缝,没有开的意思。故障?我有点慌,虽然是白天,但呆在一个封闭空间的感觉让人有种窒息感。

  摁了电梯的报警键,电梯内响起连串嘈音,无人响应。电梯管理人员午休中?我注视那个悬浮的红色18,大脑开始有点缺氧,我随手胡乱摁了几个数字,几秒后,电梯启动,停在我摁的某一层。同时,相当吊诡的,我身后突然冒出一个男人!

  我被他吓了好一跳,电梯门不是紧闭的吗,怎么他会从身后冒出?如果这是夜晚,如果他是个女人(夜晚的女人仿佛比男人更接近“鬼”的形象),如果这个身后的女人着素衣,留长发……

   可这是正午,既便惊骇,我还是保持着镇定,回转身时我发现——他身后,电梯门正缓缓关闭!!也即说,这电梯是双门的!我刚才悬浮在18楼时,其实另扇门已在我身后打开(可能电梯质量好,开门声音小),但我执着地仰望那“18”,等待当初进电梯的那扇门打开。我就这样和“18”僵峙了好一会,摁了报警以及其他楼层键,直到这位乘电梯的男子进来。

电梯没有故障,是我的经验发生故障,将“电梯门”简化成了只有一扇的推断。

 

  有年深秋在东北,住在延边安图县的一家宾馆,洗澡水放了好一阵仍沁骨冰凉,去找服务员,原来冷热水的标识错了!红色标识的是冷水,蓝色才是热水。而习惯了在某种经验范围里的我,宁愿苦等红色龙头流出不可能的热水,也不愿动手向另个方向扭一下。

 ——仅仅需要一个转身,仅仅需要拧下另个水龙,可思维定势又是多么强大!它好似定身咒语,把人困在原地。

诗人欧阳江河在《纸手铐》中说,“想象中的监狱比真实的监狱更可怕,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真的关在里面,但又可以说人人都关在里面。这个监狱是用可能性来界定的”。

这可能性就是生活环境、观念给人烙上的印记。

曾在聚会中碰见位多年不久的同窗,在去酒店的一刻钟车程中,他滔滔地发表言论,用看透这世界所有猫腻的口吻。有人试图反驳,他马上打断,以宣布真理的绝对重申他的观点。他瘦小身躯迸发的偏激令人吃惊,或许是某些遭际造就了今天的他。他的定论伴着激愤,他就像戴上了一副纸手铐——那副手铐就是生活认知带给他的偏狭,他被禁锢其中而不自知,因此他也根本不打算挣脱下。

“纸手铐之所以具有威慑力量,是由于纸里头有‘铁’这样的物质”,这个铁,就是生活的惯性,视角的惯性,它有时将人带进自我的死胡同。

那次聚会,那位同窗有事先走,他的离开似乎让所有人暗自松了口气。在他的口头禅“现在的社会……”中,散布着病毒般的怨愤之气。当然这与他现实处境有关,他做过若干行当,但都没赚到他期望的钱,他认为自己智商不比任何人差,却是个辛苦的“失败者”——这“失败”完全是由社会的不公造成的。另一方面,他从“失败”中获得对这种激愤的依赖,在激愤中他为自己的见地,为自己比其他人对这世界更“深入”的了解而亢奋。

  尼采说,人生充满苦难,更苦的是这些苦难没有意义。若这些苦难只是化作了一堆“看透”,一堆抨击,这些苦,或许真的白受了。

生活的最大敌人,往往不是外部,是来自内心的傲慢与偏见。

 

   “和别的客人在一起时,我总觉谈话就像一个超越障碍训练场,矛盾、竞争和误解等构成了重重沟壑和围栏。我理想中的谈话应该能让参与双方都能畅所欲言,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完满,而不是无休止的设定和重设条件,为结论辩护。它甚至可以不需要得出什么结论。”麦克尤恩小说中的主人公说的,这也是我理想中的谈话,无论是与亲人,或爱人。只为交流而说,畅开心扉,不设置任何围栏,不把奉行、推销那个“我”当作谈话最高目的。

这种完满的表达并不易,需要平心,静气。

每个人身体里大概都住了一个固执的“我”,年深月久,有些“我”甚至已锈死,再不能扭动半分!

有时我们管这叫作“个性”,不妥协的骄傲——其实,个性与偏见常被混淆。

在许多的“个体存在”中,常也有着盲目的认知封闭:电梯只有一扇门;蓝色开关是冷水,红色开关是热水;凉粉一定不能加醋,牛肉里必须加土豆;孩子一定要打,不打不成材;甜的水果中一定打了甜味素;某人爱好文艺一定是出于附庸风雅的需要;只有抽离了感情的零度写作才是大师风范;一个明星贴出家事申明一定是为炒作……诸如此类的定式“经验”太多了,在饭桌边、微信中,到处充满不容置疑,到处是鹰眼识破。高明见地似乎只有在层层“撕开”中才得以成立。

信任、包容、倾听,这些最基本的人际美德去哪了?那么多的心上装了三重保险的防盗门。对于恶的消息,人们宁信其有,对于善的讯息,人们宁信其无。

在这些“信其有”与“信其无”中,体现的不是个性,却往往是盲目的锋利,从众的“帮闲”。

不是揭露“恶”才有价值,有时维护善更需要蕴藉的襟怀。信善,护善,不是和稀泥,它是对世相、人性有更多理解后,仍接纳这个有缺陷的世界,因为知道,自己也属它的一部分。

那位同窗,我其实很想有机会和他说下我那次乘电梯的经历。当一扇门在前方紧闭时,不妨转个身,也许身后有另扇门。转下身,这不仅是个形式上的过程,更是心智的敞开与转换。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