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向心灵掘进的暗河——评《诚也勿扰》  

2011-09-04 22:48:11|  分类: 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章红写的书评,谢!——

     
  只有信任一个人心灵的质地,才会肯去读她(他)书。陈蔚文寄来最新出版的散文集,甫一收到便站立着一气读了三分之一。平日也常与蔚文说东道西,然而,哪一种交流,敌得过阅读一个人的书写时那种酣畅浇淋、身心俱洗的滋味?文字如看不见的暗河,平坦地导引,继而汹涌地席卷,让人直往纵深处走去,走向作者心灵的源头。
  书名叫《诚也勿扰》——有点冷,透出拒绝的姿态(出版社定的书名)。封面是浅淡哑光的灰蓝,若蒙上一层薄的雾霭。雾中有向远方延伸的铁轨,铁轨旁一只孤零零的行李箱,拉杆拉出,随时准备出发,却因某种原因暂时延搁在此地,寂寥地等待不知何时方能到达也不知开往何方的列车。行李箱在地面投下阴影,影子比实物更浓重,加上铁轨,如此也算“对影成三人”了。
  陈蔚文一直散发清冷安静忧郁的气息——绮年玉貌,才华灼灼,人生顺遂(最泥泞地带也就青春期那点子小困窘、小叛逆),却长成了一个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我想那源自“对生命极度的敏感与不安”。

    人是这世界的一粒微尘。所有对生命抱持严肃态度的人最终都会承认这人世的虚妄与悲剧性。“悲剧哲学正是从这点开始的,希望永远失去,而生命却孤单地留下。在前方尚有漫长的生命之路要走……”(刘小枫语)
  在她的生命之路上,陈蔚文一直迷恋断片,迷恋细节。而我也认为,这个世界上惟一值得人流连的便是生命中那些琐碎的事物。琐碎是仅有的意义。她是且行且珍惜的,像拾贝的孩子孜孜捡拾时光碎片,众多转瞬即逝的刹那经由文字的定格,拥有了形体与重量,结实的时间,可握可感。

   那可能是一本书的情节、一个电影画面、一首盘桓不已的歌;可能是午夜时分书柜铰链断裂的轻微声响、女出租车司机讲述的故事、地铁X号线上的芸芸众生;可能是与童年美食兰花片的偶遇、父亲种下的绿色植物、被带回城市的乡村的公鸡、信与手信;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医生写下的天书般的病历、冬日凌晨医院门前闪烁的“安全出口”字样……这是一本她自己的“时间书”,那些时光因感官的烛照而聚拢、因心灵的温度而显影,如她自序中言:“正是在‘无用事物’与碎片的被书写中,动荡的尘世获得了某种永恒属性。”

     她就这样以一颗敏感诚实的心灵为灯烛,一寸寸照亮已逝的和必将来临的时间,一点点穿透与人世隔着的那场大雾,复归热情与悲悯。
  人类的心灵,是多么芜杂幽深黑暗的所在,迄今为止,人类文明的烛光对自身心灵的烛照,恐怕比对外部世界的了解更少。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者,就是在用自己的提灯,从一个点移动到另一个点,努力去看清一小片一小片人类心灵的面目。在陈蔚文的每一行文字中,我都能感受到她在用自己的天赋与悟性,朝向人类心灵掘进,那些幽深的难以碰触的地方,她借助个体的经验或激烈或平缓,时陡峭时迂回地传达和再现了。
  而只有在这个意义上,写作才是值得一做的。这个悲观主义者的书写,是在为灵魂寻觅“安全出口”。不顾一切地向内掘进,然后在某一点上与世界打通了。毫无疑问她将是得救的那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