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西安随记  

2011-07-18 22:03:29|  分类: 行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掠影西安


   晚七点半到西安咸阳机场,因上机前犯晕,忘告之W起飞时间,上机才想起,只能在机场等W同学赶来。好在住的西京国际饭店离鼓楼非常近,步行几分钟,放下行李,一分不耽误,即随热心的W一头扎进鼓楼街巷觅夜食。W说这条街多是游客吃的多,而挨着的那条街有些店是本地人常去。真好!到一个地方,能找着本地人常去的才算得了真味。

喧闹街尽头左拐,扎进一条不是本地人根本不可能摸进的幽暗短窄巷,巷尽头一店,酸梅汤及各式烧烤一堆上将来,旁边一群女孩在木案上边闲聊边串牛肚。烤好的牛肚薄片蘸花生酱,还有烤马面鱼,都让人欣喜,因为是西安味道,当地街巷的味道。

吃毕,老板娘来点桌上一堆扦子,啊,我以为是叫好了数才烤,不想是烤好随手拿一把来,吃了再点扦子,西北豪放风可见一斑。

在一个陌生地方,能坐进“当地人”中,对一趟旅行非常重要!

几天后的晚上,在钟楼,燕子于华灯里成群翩飞,我在这邂逅了一个喜欢的词,“晨钟暮鼓”。在唐代,它是一种生活方式:鼓响,城门关闭,实行宵禁;钟鸣,城门开启,万户活动。

 

这一趟也是饕餮之旅。除了酒店每早丰盛的自助餐(必来一碗酸汤面),主要食处计有:离钟楼咫尺之距,曾接待过元首名流的“西安饭庄”,人声鼎沸的“小杨烤肉”(朱雀大街店),还有W同学带去的“同盛祥泡馍”,在贾平凹等人作品中早看熟“泡馍”,这次总算得以一泡。只是掰馍掰得心急,馍掰好又等着上,总算上了,那些小粒的筋道馍裹挟在粉丝与牛肉中,于腹内持续发酵,晚上九点半的沉甸饱足。

 

             

掠影西安


    骊山脚下,兵马俑,第一眼看见,准备好的内心惊呼吞下一半,它并没我印象中雄奇。原因是游人都采俯视角度看下沉于地面坑道中的俑。之前,从影视镜头中看兵马俑,都是平视近距角度,那种视像颇为震撼。

陪葬坑坐西向东,三坑呈品字形排列,还有人员在坑道内挖掘清理。二千多年前的历史、生活在今天看来宛如传奇,不可思议!

 

西安博物馆,参观那些出土器物,让人喟叹手工的盛世!一切恢宏、精细皆诞生于手,那林林总总,从一只陶碗到带有篷盖的秦陵二铜车——仅以篷盖与伞盖的铸造来说,不仅面积大,且薄厚不一,厚的地方为0.4厘米,薄的地方仅有0.1厘米,再加上篷盖、伞盖自有的弧度,居然能一次性浇铸成功,别说在2200年前的秦代,就是在工业发达,冶铸先进的今天也并非易事。

每参观博物馆这类地方,最令我感叹的是:手是万物,手是性灵,手是创世纪!那些器物缘何在今日仍光辉?除光阴本身镀上的美感,它们存有手造的温度,记录着炉火、拉胚、包浆、打磨、手绘……种种在人类生活中积攒起来的丰熟经验。

人类文明曾抵达过什么高度也许仍还是谜,就像今天仍不确知宇宙中是否存在人类以外的其他族群,即便有各种UFP之类“物证”,谁又能肯定那不是流行文化与大众心理合谋产生的一桩佯误?可以肯定的是,古代文化曾企及的高度一定超出许多人对“古代人”的判断与定义——博物馆这些缄默的器物正是佐证,那来源日常同时闪耀艺术之光的器物,是业已消失的慢生活。

             

掠影西安


       

掠影西安


   

碑林(创建于公元1087年,收藏我国古代碑石时间最早、数目最大),见王羲之、米芾、怀素等大书家的字迹,觉得书法真有大美,咫尺间吞吐山河。并不靠画面、影像这些,仅仅只是笔走龙蛇的线条就使东方文化精神跃然!

怀素的字如大风漫卷北方平原,王羲之的遒美俊逸,每字的架构笔法都自成一局,一个有风景的微观世界——好东西的特征是耐读,一本书,一个段落,一个字,薄中见厚,内藏精神的容量。呆劣之作也有特点:可一目百行千行,把厚读薄,归零了事。

碑林中新设“石刻艺术馆”,向来喜石,虽是世间最平常之物,却也蕴藏自然之灵。馆中多为各类佛像,出土时间各异,形态各异,有体量庞大的单体佛,亦有玲珑袖珍的背屏式造像和龛式造像。共同的是,佛像面目皆宁和觉慧。是谁最早创造了佛陀的蓝本?研究至今似在争论,无论如何,佛像脱胎于人,有人的肉身面目,但又是“非人”的“觉者”,气象朗朗,同情万物,在红尘外观照众生。

似不能想像佛陀若其他面目是怎样?就像1987年王扶林导演的电视剧《红楼梦》后,我觉得不可能再有其他版本《红楼梦》,若有,也是戏说,不好当真的。

石刻艺术馆内静极,光阴温存,每尊佛陀与观音面目同样穆蔼,每一尊又同样令人驻足迷恋,仿佛可遥想当年石匠如何从选料起,一锤一凿,精雕细琢。月光如洗的夜晚,当佛从一尊荒石中脱胎,不是石头创造了佛,是佛借尘世的石头现身。

注视他们的面庞,也就明白了为何人类是最高等与复杂的物种,佛的面目中,倾注着人类的悲欣与追诘,以及最终在宗教那里寻求到的安慰。

这个世界注定是有巨大阙失的,这阙失无法在物质世界里得到补偿,只有依靠一个更抽象的世界来校补,那些因果、义理将有限的此生推演向无限的维次。

石佛们颔首不语,因明白说出易,践行难。就说一个“空”字谈何易?在“我执”与“无我”间,横亘着深川险谷。

觉者自觉,顽者自冥。

 

西安世园会乏善可陈,几乎像个各地(各国)小商品市场,服务也欠缺,仿佛是步世博会热之后弄出的一个山寨。容我说句不与时俱进的话,连世博会的意义我至今也没在冗长的排队中深刻领会,“它鼓励人类发挥创造性和主动参与性,把科学性和情感结合起来,有助于人类发展新概念新技术”,而我在上海世博会与西安世园会中没有被激发出此种壮志,当然我承认它拉动了消费,促进了交通、餐饮等产业发展,帮助少部人先富起来(如世博会热门展馆的部分馆员与“黄牛”),展示了一些美轮美奂场景,但它的宏大中我觉得暗藏空洞,不少展馆里纯粹就是弄了些简陋符号。

 

 

掠影西安


掠影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18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