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一桩“抄袭门”  

2011-05-29 17:12:56|  分类: 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突然想再看一下莫里亚克的小说,这人是我八十年代最迷恋的作家,赶忙从书堆里找出来……主要是那种气质,当代的那些外国作品,已经很难达到此人的深度了……”收到朋友D的电邮,他对阅读一贯的踏实见地使我随后在网上搜了下莫里亚克,在当当“在线读书”中搜到赵波在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提到自己与莫里亚克的孙子在巴黎的一段情缘,“这个生于1969年双子星座的男人,让我在欧洲之行中终于有了性。我还没有爱上他,可却允许他用性在我和巴黎之间画了一道连接线,让巴黎对我温情弥漫。”之后还说到“双子座的摩尔眼睛里一向对我的朋友有警惕和防备的距离,他防备我和别的异性见面,如果要见别人,他会问:难道你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吗?”

  在这段情缘前,赵波还提到自己对莫里亚克的阅读,对莫里亚克作品的描述与读感让我更想找到莫里亚克的作品。

  然后搜到张永义先生的一文。一读之下,和赵波的近乎雷同!读者可从以下两文自行对照。

  有关张永义先生的介绍——“一个沿海小城里的异乡人,在阅读、写作与冥想中安度光阴,已出版《夜无虚席》等书”。

  

 

                        微暗的火——读弗朗索瓦·莫里亚克
 

                                               张永义

  有一类作家我害怕提起,有一种感情始终让人战栗。在我低矮的书橱中,有一些幽蓝和银灰封面的法国现当代小说,我再也不会打开。那既是一次次惊心动魄的阅读,又仿佛是点着蜡烛切蛋糕,在春天的冰面上进行生日派对。除了弗朗索瓦·莫里亚克,还有谁能够如此美丽如此危险?

  这样跟你说吧,他出生在盛产葡萄酒的法国西南部城市波尔多,父亲很早便去世了,深得母亲疼爱,他从小就喜欢读书写作。而且,受到自己家庭浓厚的天主教氛围影响,莫里亚克对笔下的芸芸众生一直充满了怜惜,甚至是有罪的人,他都不肯加以惩罚鞭挞。这样的作家往往是病态的,他们的小说只需读上一遍,就刻骨铭心地印到你脑海里去了,像微暗的火,慢慢喘息摇曳着,把你深深灼痛。陀思妥耶夫斯基、格雷厄姆·格林、伊夫林·沃都是这一类的小说家,相比起来,莫里亚克对于绝望心理的描述最为细腻沉挚。

  初读莫里亚克,是部中篇小说《母亲大人》,描写了畸形的母爱给儿女造成的伤害,简直就像《孔雀东南飞》的外文版,当时我的感受是太可怕了,他竟敢这样讲故事,完全不合常理。故事开始的时候,刚刚流产的玛蒂尔德高烧不退,睁大眼睛凝视着天花板上不停晃动的光晕,丈夫跟随严厉的婆婆出去了,把她单独留在了那间嘈杂的小楼之内。莫里亚克的听觉感官十分敏锐,我们可以从短暂的第一小节当中读到绿色杯子的颤动、蟋蟀的鸣唱、火车隆隆地行驶过河上的铁桥、树枝沙沙的响声、甚至连窗外的山梅花香和煤烟的气味都被暮春的夜风给吹送进来了。可怜的玛蒂尔德昏睡才醒,发冷得直打寒战,却没有人来陪伴,她只能够跟一条唤作贝利乌的狗交谈,叫喊佣人的铃绳悠来荡去,然而安装在这幢漆黑古老的住宅里的闹铃,却始终一言不发。丈夫时刻处在婆婆的严密监控之下,玛蒂尔德回想起他们定亲那天,她那身材高大的婆婆站在小客厅的平台上对着自己怒吼,你别想占有我儿,你永远别想把我儿从身边夺走。

  再读莫里亚克,是在匆忙的行旅当中,手提包里不能盛下太多物品,其中就有一本莫里亚克的《黛莱丝·德克鲁》。晚上,同事们在房间里打牌,我躺在靠墙的床上读书,莫里亚克劈头盖脸地写道:“黛莱丝,许多人将会说你没有在世上活过。”这叫什么话,她到底犯了什么罪过?语气就跟纪念鲁迅的诗歌《有的人》似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只好硬着头皮读下去了,当故事里的女主角决心用毒药害死自己的丈夫,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相信了杜拉斯的那句名言,你把我给毁了,这对我有好处。

  前天夜里,我又读到了《爱的沙漠》,发表于1925年的这部长篇获得了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也为日后莫里亚克赢得1952年诺贝尔文学奖桂冠奠定了坚实基础。当故事讲述到第6页的时候,忘记带口红的女主角玛丽亚·克鲁斯登场了,那是一家充斥了爵士乐、吊扇杂音和嗡嗡作响的曼陀林琴声的狭小酒吧间。雷蒙·库莱热———一个医生的儿子,怨恨自己的父亲。他坐定在鸡尾酒面前,静候她的到来。莫里亚克的描述非常生动具体,对人物内心的揭示更是细致入微,他把风韵犹存的孀妇玛丽亚比喻成童年时代走过的一条路,即使覆盖它的栎树已被砍光,仍然清晰可辨。于是我们看到了玛丽亚那双又大又安详的眼睛和宽阔的前额,听到了雷蒙“我十八岁的时候她二十七岁”的伤心自白,也读懂了一个少男的青春热恋。小说缓缓地展开了倒叙,雷蒙是搭乘有轨电车上学回家的,“有轨电车像活动的焰火”,瞬时照亮了住宅四周的紫杉和千金榆,空中漂浮着朽木和树叶的气味,这段路程是他获得自由解放的时间。他们就在车上邂逅相知。然而,他不应该爱上这个危险的女人,因为他是库莱热大夫的儿子,父子俩怎么可以同时喜欢一个不安分的寡妇呢?莫里亚克很会折磨他笔下的主人公。故事的结尾,雷蒙穿过凄凉的塞纳河,走上发车站台,送别自己的父亲。老人正慈爱地凝视着他,并且在始终不肯结婚的儿子身上找到了自己逝去生命的一部分。

  也是“前天夜里”,莫里亚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提到的那个“前天夜里”,他通过收音机听到了《爱的沙漠》的改编剧,尽管原著受到了曲解,但作家还是一下就认出了库莱热大夫、雷蒙和他们共有的情人玛丽亚。大师深情地对记者谈道:“这个小小的世界,三十年前就离开我了,可又在说话,在我面前受难。”

                                   《青年时讯》2001年3月1日

    

    《巴黎情事》(2009) 第二节 莫里亚克
                                            赵波

  初读莫里亚克,是部中篇小说《母亲大人》,描写了畸形的母爱给儿女造成的伤害,简直就像《孔雀东南飞》的外文版。当时我的感受是太可怕了,他竟敢这样讲故事,完全不合常理。故事开始的时候,刚刚流产的玛蒂尔德高烧不退,睁大眼睛凝视着天花板上不停晃动的光晕,丈夫跟随严厉的婆婆出去了,把她单独留在了那间嘈杂的小楼之内。莫里亚克的听觉感官十分敏锐,我们可以从短暂的第一小节当中读到绿色杯子的颤动、蟋蟀的鸣唱、火车隆隆地行驶过河上的铁桥、树枝沙沙的响声,甚至连窗外的山梅花香和煤烟的气味都被暮春的夜风给吹送进来了。可怜的玛蒂尔德昏睡才醒,冷得直打寒战,却没有人来陪伴。她只能够跟一条唤作贝利乌的狗交谈,叫喊佣人的铃绳悠来荡去,然而安装在这幢漆黑古老的住宅里的闹铃,却始终一言不发。丈夫时刻处在婆婆的严密监控之下,玛蒂尔德回想起他们订亲那天,她那身材高大的婆婆站在小客厅的平台上对着玛蒂尔德怒吼,你别想占有我儿,你永远别想把我儿从身边夺走。
  再读莫里亚克,就是收录在《爱的荒漠》一书中的《黛莱丝·德克鲁》。
  莫里亚克劈头盖脸地写道:“黛莱丝,许多人将会说你没有在世上活过。”这叫什么话,她到底犯了什么罪过?语气就跟纪念鲁迅的诗歌《有的人》似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当故事里的女主角决心用毒药害死丈夫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相信了杜拉斯的那句名言:“你把我给毁了,这对我有好处。”
  我最喜欢的永远是《爱的沙漠》,它是我写《等待30岁的来临》那篇小说的动机。
  发表于1925年的这部长篇获得了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也为日后莫里亚克赢得1952年诺贝尔文学奖桂冠奠定了坚实基础。当故事讲述到第六页的时候,忘记带口红的女主角玛丽亚·克鲁斯登场了,那是一家充斥了爵士乐、吊扇杂音和嗡嗡作响的曼陀林琴声的狭小酒吧间。
  雷蒙·库莱热——一个医生的儿子,他怨恨自己的父亲。他坐在鸡尾酒面前,静候她的到来。莫里亚克的描述非常生动具体,对人物内心的揭示更是细致入微,他把风韵犹存的孀妇玛丽亚比喻成童年时代走过的一条路,即使覆盖它的栎树已被砍光,仍然清晰可辨。于是,我们看到了玛丽亚那双又大又安详的眼睛和宽阔的前额,听到了雷蒙“我18岁的时候她27岁”的伤心自白,也读懂了一个少男的青春热恋。小说缓缓地展开了倒叙,雷蒙是搭乘有轨电车上学回家的,“有轨电车像活动的焰火”,瞬间照亮了住宅四周的紫杉和千金榆,空中漂浮着朽木和树叶的气味,这段路程是他获得自由解放的时间。他们就在车上邂逅相知。然而,他不应该爱上这个危险的女人,因为他是库莱热大夫的儿子,父子俩怎么可以同时喜欢一个不安分的寡妇呢?莫里亚克很会折磨他笔下的主人公。故事的结尾,雷蒙穿过凄凉的塞纳河,走上发车站台,送别自己的父亲。老人正慈爱地凝视着他,并且在始终不肯结婚的儿子身上找到了自己逝去生命的一部分。
  有一天我读到莫里亚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了那个“前天夜里”,他通过收音机听到了《爱的沙漠》的改编剧。尽管原著受到了曲解,但作家还是一下就认出了库莱热大夫、雷蒙和他们共有的情人玛丽亚。大师深情地对记者谈道:“这个小小的世界,30年前就离开我了,可又在说话,在我面前受难。”


 

  评论这张
 
阅读(11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