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福祉  

2011-12-08 16:47:56|  分类: 尘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一刊物编辑通过朋友约的卷首,要求励志类。其实挺怵这类励志稿,我自己是胸无大志的人,对日子的要求越来越趋向平静,或说小幸福就好,知道奇迹在我身上发生率通常很低,我也是个远不够进取与振奋的人。但还是写了,也算顺便表达下对文学的感恩,虽然我也为此多受磨折,虽然它不一定使我的心智朝健康养生的方向发展,但它使我成为一个“完全的人”,一个完全的人是包括疾病虫眼这些的。

 

那年七月来临前,觉得我考重点无望的父母决定让我读艺术专业——通常,这是灰了心的父母对子女一种无奈的权宜之计。我妈说,你唱首歌我听。我唱了首《少年壮志不言酬》。当时正演《便衣警察》,满世界闪烁金色盾牌的光辉。这首明显和自个声线过不去的歌,没让我妈从中听出丁点壮志。我读了美术专业。

几年涂涂画画的日子转眼而过,毕业那年秋,我到一家艺术部门的“美术部”上班了。这艺术单位位于城市广场一侧的一处院中深处,老楼,陈旧木楼梯适合拍“一双绣花鞋”,办公室在二楼,窗口望去,一片灰屋顶,树枝在风里飘拂,这位置很容易让人觉得前途茫然,又同时要存心要酝酿人的写作情绪似的,我开始最初的写作。彼时,家里为我找了位颇有造诣和名气的国画家为师,他每天抽出宝贵的几个钟头指导我画速写,有时甚至亲自上我家去,我家住五楼,国画家的体形也绝不轻盈,这使事情更为沉重。

——我爱好美术,但没爱好到以生相许的程度。这就像对一个男人有些好感,但未到要嫁他的境地。比起绘画,我更喜欢阅读,喜欢在阅读中体味那种由文字创世纪的美与感动,当有一天,顺理成章地写下属于自己的文字,不过是宿命的显影。

前途依然毫不乐观,甚至比从事美术更不乐观,一切从零开始,没人允诺我说,你的写作将通往一条有光的道。而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因为喜欢,因为写下成为“必须的”,所以就写了,不问前路——我理解的前路不止是饭碗,它更是一份志趣所托。

由一根蛛丝结成一张通向阔大世界的网,这是多么浩繁而冒险的工程?写作同此,由一个汉字垒成一座通天的巴别塔,这其中要遭遇无数困阻,而且,它不会给物质生活带来什么助益,在耗费大量时间阅读与冥想之时,别人可能已经打捞上若干桶金……没人能保证你的文字会得到认可接纳,可它至少影响了我的心智和成长:生活,因为无数次的阅读变得湿润留白,富于景深,散放莫名张力。

文学,它使日常空气里荡漾细小的,耐人寻味的分子,使人世增殖出若干时空——尽管这过程中亦苦亦被牵绊,但这些都是通往纵深之路的必经。

当今天我写下这些,离那年在美术部已过数年。我早已转行从事媒体,人生中主要的事仍是阅读与写——它们,是我人生中亲爱而忠诚的福祉。

我供职单位的一楼大厅常设书画展,我有时在厅内瞻视,带着一种昔日老友的亲切看这些书画。尽管,各类书画每尺方的标价与每千字不可同日而语,可完全不让人懈气。人生如蜉蝣过世,能贴近内心意愿地自主选择生活,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