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共鸣  

2011-11-28 08:49:17|  分类: 关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晚会,一个手语节目。音乐中,手语有近似舞蹈之美,同时朴素扼要。一切浩如烟海的讯息全凭十枚手指的舞动。爱,悲伤,挣扎,快乐,感谢……没有激素过量的装饰词,没有迂回的主谓宾定状补,只有手,这身体的末梢默然诉说,如“我爱你”,一手食指指自己,一手轻抚另一手拇指指背,表示“爱”的感情,而后食指指向对方——爱在此际这样具体:茫茫人海,我与“你”指认并联接。

先于语言存在的手语曾是古人类的沟通媒介,他们靠手势传达想法。尔后有了语言。语言的产生令听不见与说不出的人群被定义为“残疾人”,虽然聋人认为他们不过是属于语言学意义上的少数民族(研究支持这一观点)——目盲者不能依靠任何一种光源接近光明,残肢者的假肢没法感应真实冷热,聋哑者却可藉手语表达他们所想,但他们仍被贴上“残疾人”标签。

一个市声喧哗的上午,一对男女聋哑人边走边“说”路过我身旁,他们比划着,相谈甚欢。他们即便在聊最私秘情话,也是安全的,有多少人能译他们翻飞手语?离他俩不远,一女人冲手机嚷嚷,语气锋利,它像把刀子剖开周围空气——有了语言的世界像有了武器后的世界。很多时候,语言不比武器逊色,它甚至比武器有更精准的杀伤率。

有部日剧讲述一个聋哑女子的爱情,不能言说的她只能用手势、眼神和表情传达她的爱情——手语,要求双方都必“在场”,不能心不在焉,不能魂不守舍——你的目光得落在对方身上。

有多少许久没互相注视过的对话者呢,包括同个屋檐下的亲人,“说”只是种自我需要,许多话在到达对方耳膜前就已弥散,它们长期流离失所,如无主孤魂。无效的说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相比,这样的“说”一万句或许抵不上一句彼此注视的手语。

电影《男才女貌》的片尾,小悠(聋哑人)进入产房前,余文乐做手语“你跟我,拥有无比的坚强,走完人生的每一条路……”,让很多人感动无比。无声胜有声。音节从口腔的滑出太轻易,手语却近似一个需承兑的仪式。庞杂世界,繁复的各种情绪,全赖十根指头的舞动承担,必得过滤掉多余修饰吧,像儿童简笔画,以最干净的线条勾勒世界。

许多的言说本是矛盾与谵妄。如卡夫卡所言,“我写的不是我说的,我说的不是我想的,我想的不是我应该想的,如此直至最晦暗的深处”。

 

2

如果小人鱼会手语,如果王子能领会她的手语,那还会否是个令人心碎的童话?在那个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的海里,小人鱼爱上王子。宫殿前,她喝下可变出人腿的巫药,从剧痛昏迷中醒来时,王子立在她面前。他问她是谁,怎样到这儿来的。她用深蓝色眼睛温柔悲楚地望着他,这副腿是用声带换来的——她没法言说,甚至哭不出声。而王子,执意娶那晚在神庙旁救他上岸的女子,“她是我在这世界上能够爱的唯一的人,你很像她,你几乎代替了她留在我灵魂中的印象。”但最终,他在邻国公主的身上“印证”了这唯一的爱。

人鱼公主成了海面泡沫。好在,她骑上玫瑰色云块,升入天空去了,在那里,她将通过自己的善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不灭的灵魂——从个体之爱,人鱼公主通往了大爱。

这结局,是不是比公主王子成婚更圆满?虽包含着绝望:爱及情欲的破灭,然这破灭却将人鱼引向另条更孤独也更永恒的道路。

“如果她用爱情创造了他,那么她用鄙视来完成了自己的作品”,法国小说《爱的荒漠》中的女主人公玛丽娅突然间从内心摒弃那个曾令她炽烈的年轻人雷蒙,她清楚自己的孤独,可这孤独又算得了什么? “它免除了另一种孤立——连最温情的家庭也无法使她解脱的孤立”,有时,恰是孤独使人成为完整的人。追求“内心生活”的玛丽娅俯向黑夜,好让内心的荒漠与宇宙的荒漠合为一体……

原来安徒生不让小人鱼真情告白是对的!他要她守口如瓶,要耐受利刃之痛后的她保有一份未说出的爱的纯粹,避免这爱被尘世损害。曾经,小时读这童话时,为人鱼不能开口说出真相,与王子成婚大憾!如今再读,想安徒生其实是不负人鱼受的那些苦痛,要她绕过那既开着罂粟同时吐着幽暗气泡的沼泽地,让她去向更辽阔天空。

 

3                                                                                         

朋友H学了多年世界语,作为一名生活在二线城市,没什么去到世界上的机会的公务员,我曾心下嘀咕他的学习动机——可为何凡事都得有现实动机呢。他只是爱好,像有人爱好收集瓶盖,有人喜藏烟盒一样。他是个高身量,轮廓硬朗的男人,“世界语”倒与他的风度匹配。因为他,我对这门陌生语言有了些了解,知道这门人工语言由位波兰人创立,作为一种国际辅助性语言,现在能流利使用的人估计几百万人吧——这数字离“世界”性还有老大截距离。

与H多年未联系,不知他世界语学得如何了,却听说他的“世界语之恋”的结束。在学习世界语时,他认识位大学女老师,也是世界语爱好者。他对我们说起她,称她为“L老师”,口气包含敬和爱。故事不出其外,他们相爱却因各种现实原因不能相守,L老师几年前随丈夫出国去向世界,H独留原地——不管是何语种,包括世界语,都无力于情感的错位与荒芜。

世界语有28个字母,通过九百词根和前后缀派生出上万复合词——据说它较灵活,易掌握,但仍有不少批评意见认为它并非是国际辅助语言的理想解决方案。也许,以手语作为真正的世界大同语更妥?它无需字母词根的佐力,它来自身体,来自最远古的倾诉与了解的需要。它不止是聋哑者的电波,也应是人类的另种辅助语言:当手语舞动,当一个人注视另个许久未认真注视过的人(只靠音波在空气中的传递确认相互的存在)——TA的眼神,面孔以及渴望被紧拥的灵魂,在手语中呈现,如景物现身于雾散的茫茫平原……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