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低处的光(添加中)  

2010-07-31 10:26:58|  分类: 行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到旧稿,原本想陆续写些“小人物”的,记下那些生活里遇见的各形各色的人,速写的方式。有适合再添加吧。

 

 

小便宜

这女人,是多年前的事了。有回在家附近一家小点心铺子购糕点,钱我预先备好了,是张五块零钞,准备称五块钱的麻花之类。前头有个女人买,大约只称两块钱,却在称上与老板纠缠,要求称旺些。买好,她未走,慢吞吞在一旁收拾东西,轮到我,朝各式点心张望了下,决定买其中一种后,称好,准备付钱,钱不见了!

刚才分明拿好的,指着糕点询问老板时,可能凑手把钱放在了一排零食的玻璃盖上——柜面前,有几排装着糖豆类的玻璃小柜。

眨眼功夫,钱怎会不翼而飞?翻了下包里,没有。老板在柜内,除非我递钱过去,不可能够着。

旁边那女人开口了,“好好找下嘛,怎么会丢呢”她说,“我刚好像也看见了你手里拿着钱的”她十分热心,还有点替我焦急似的。我冲她笑下,再找,仍没有。我拿过了张钱让老板找零。

我拎着点心离开,走了几步,清楚地知道:是刚才那干瘦女人拿了这钱,没错!身旁没他人,钱不可能长腿。回想,她过分热心的表情下是些微的心虚与更大的沾沾自喜——“饶几个算几个”的沾沾自喜。刚才这幕对她不仅是沾了钱的小便宜,更满足了一种表演欲,她沉着地扮演了一位热心者,指点一个粗心女孩寻找丢失的钱。她清楚,钱是找不着的,因为钱正攫在她手中。她为自己的富于生活经验而感到了一种自得,她的“焦急”也因此是带有要竭力按捺笑意的“焦急”。

她的人生,所有乐趣,可能都源于这些沾之不尽的小便宜,这些小便宜使她感到一次又一次战胜了生活。同时,她又是那么一望而知的拮拘。

 

门卫许

没见过这么别扭的门卫!奔七十的人,性子火得一点就燃,不,是不点自燃。脸相严厉,动辄怒发冲冠,面孔板的一丝气都透不过。据说他曾在乡村任过支书之类,好,就算村高干吧,火气值得这么旺?

门卫,这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人,一个大门进出,相处好了会便利不少,可他怎么就那么难处呢?水土不浸,刀枪不入,说话总像吵架,我承认我的耐心和涵养都有待提高,有次实在忍无可忍,与他口角——家里新换的阿姨把门口空奶瓶当垃圾扔了,这瓶子原本门卫要收回后交送奶人的。

那天他在垃圾箱瞅见这两空瓶——我可以想像他是如何的怒火中烧!晚上我才进院子,他劈头盖脸说我一通,大意是我蓄意破坏他和全体住户的订奶事业,这两瓶子怎可说扔就扔!经过他允许了吗,经过送奶人允许了吗,经过全体订奶用户的允许了吗?!当然没有,那我凭什么就扔了!我我我,在他震天动地的大嗓门中艰难解释,是阿姨扔错了,非我授意,我冤哪!他还嚷,我火了,赔你十个瓶子成吧!不就两破瓶子吗,有什么可嚷的!我不订了行吧?!

——潜意识里,不得不承认,门卫这事在我,以及许多人心中是被轻视的,我们是业主啊,什么是业主?就是物业以及门卫应当为我们竭诚服务好的人!他们理应温良恭谦让,业主装心上。可他非但不谦让,不低眉,还动辄火药腔。车停歪了,晚归大门忘锁了,垃圾没扔准,都得挨他训。    

撇去他的坏脾气,他的恪尽职守没话说,他像《第六病室》中的看守人尼基达,一个年老退伍的兵,“在人间万物当中,他最喜爱的莫过于秩序”,尼基达喜欢打人,他相信要是不打人,这地方就不会有秩序。对门卫许,他可能相信要是不训人,这地方就不会有秩序。

他在岗的日子,凡来过的朋友无不印象深刻,因他们总遭到一再盘问。有朋友说,别说生人,连一条狗也甭想混你家院子——不夸张,只要不是门卫许眼熟的身影,从人到猫狗,都得遭他围追堵截。

有一女友来几次了,因此女爱潮,屡变造型,门卫许记不住,每次逮住照审不误。把她问烦了,再来想趁其不备,溜进了事,不幸被发现,许在后头一声断喝,把她吓得不轻,如同在作案现场被逮个正着。

“你们那门卫,以为他守的中南海吗?!”她说。

去外地一段时日,回后,门卫许不见了,换了新脸。原因不明。没多久,又换了新脸。新脸抱怨工资低,活累,没多久又换脸了。我的新电动车很快在单元楼道被盗。隔几月,第二辆电动车在院内车棚被盗。走马灯似的门卫仿佛讲述一个真理:门,原本就是这么看的,财物自守,莫寄望他人。

全院住户会不会偶尔怀念门卫许?我是怀念的,在买第三辆电动车时,我承认,安全感比他的坏脾气更重要。这时代,有人能提供这么份安全感,还怨什么他的坏脾气呢,况且他曾是村干。

 

刻字吕

他姓吕,开刻字店,就是制作招牌打印条幅的那种路边小店,店里乱如狗窝,下脚都没地儿。如用三字形容他:矮,瘦,丑,但他脑子好使,形容他做事也有三字:快,稳,准。他对客户讲话板是板,眼是眼,不拖泥带水,全在点上。

他爱好古典音乐!是的,你简直看不出这间邋塌小店会藏着音乐大师们的身影。从初中起他就迷无线电,组装过晶体管收音机(店里的音响就是他用旧器材DIY的,两千块成本放出五千块音效),没考上大学,打过工卖过VCD,他有许多碟,巴赫、柴科夫斯基、勋伯格……这些赫赫生辉的名字以及音符在他脏乱差的小店里到处闪亮,外行听的是热闹,他听的是门道——几句话,你就知道他耳朵厉害,一句评语里攒了经年风霜。

小店响着庄严优美的音乐,他忙着刻字做招牌。第三乐章回响时,他可能刻的是“今日特价菜 干椒肥肠”,伴随横笛协奏曲,“泡脚 48元/一个钟”,大师们会否觉得屈?应当不会,他懂音乐,爱音乐,碰上好碟就不错过,为此招过老婆无数骂。这些碟能吃么,能穿么!但她拿他没法,他执拗得很,保护那些碟有拼命的架势。

熟人都觉他可笑,拿个什么劲儿!一个小刻字店老板,门脸十个平米不到,狗窝似的,还当成圣殿了,成天放那些个破玩艺,放些流行歌多好,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客人听着带劲,还能一块哼哼!他才不管什么蝴蝶玫瑰,听到这建议——估计他会像电影《方便面时代》中那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宋歌在分配去往京郊的路上听到《纤夫的爱》一样,骂一声,“真无法忍受这鸟歌!”。

他是我拐弯抹角认识的一人,买音响曾咨询过他。他一脸生意人的谨慎和紧张,聊到音乐又是另副样子,神色不由地,骄傲起来,像音乐大师们是他家常出入的街坊。谁的音乐绷得紧,谁的音乐松驰,他都有数。不谈这些时,他挫下去,一个潦草操劳的小老板。

 

圣诞夜的服务生

我甚至不知如何称呼她。灯光迷离的舞厅,圣诞节,我进去时,她在台上表演舞蹈,民族舞,一支歌颂母爱的曲子,膨湃似海,情深断肠——这歌,实在与圣诞夜的狂欢气氛不搭,可她跳得投入,一跪三泣,仿佛,她的白发老母正在春露秋霜,寒来暑往的村口把她张望。

台下嘈切,等待抽奖。

舞蹈在她下腰伏地的动作中结束。老实说,她跳得不很专业,可真挚,素朴。光影中,是位相貌与身段皆平常的年轻女子,没有通常舞蹈演员的光艳。

有人送来茶水,抬头,是她!换了服装,换上了服务生的蓝花布衫。

舞厅是熟人开的,问起,说当服务生招来的,但她喜欢跳舞,有时上去客串下。对熟人,可省点舞蹈艺员的成本——好歹是舞嘛,虽然远不及那些热舞受欢迎。

假如晚来十分钟,当她端来茶水,我一定记不住她的脸,像忘记许多的服务生。但我早来了十分钟,看到了她的伏地转身,看到了她双眉颦蹙,化蛹为蝶的努力——她一定为有这个舞台而惜,尽管台下喧哗。

她端茶水的样子,平静,安于自己的双重角色,像刚才那舞台不过往外延伸了些,延伸到了客人桌边,她还是同个人。或许只当音乐起时,她知道自己内心如何瞬间转换,像一切有梦的人听闻梦的召唤,那种将要浸染于中的惊喜。

要开奖了!人语沸扬。她在吧台旁,被阴影遮住面庞。对她,奖已开过了。在我进来之时,在音乐回响之际。

 

  评论这张
 
阅读(14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