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蔚文

又得浮生一日凉

 
 
 

日志

 
 
关于我

陈蔚文,女,作家,资深媒体人。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小说月报》等刊,被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 出版小说集《雨水正白》、随笔集《见字如晤》 《又得浮生一日凉》 《未有期》《叠印》《蓝》《诚也勿扰》等多本。 博文若要转用请告知 有事叩门:mail71@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周末》诗人多多访谈节选  

2010-12-03 08:33:52|  分类: 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周末》诗人多多访谈 - 陈蔚文 - 陈蔚文

 多多:1951年生于北京。现代诗歌的探索者之一,其代表作《玛格丽和我的旅行》、《手艺》、《致太阳》等,在旅居欧洲的十几年间,创作不懈,2010年获得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

 

南方周末:这次获奖对你的诗歌创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多多: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以前也得过一些奖,是不是得了奖就会往前冲?这是不会了,我已经六十岁了,已过不惑之年,我的诗歌理念也早已成形。诗人的天职是写作,不像运动员和歌星,需要一些奖励。可能人在青年时期需要一些激励,到我现在反倒是不会构成对我写作的刺激。

南方周末:你和诗歌的关系实际上已经非常牢固了。

多多:无论我在任何国家,无论拥有常人的幸运与不幸,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可能在不利的时候会更好一些,在顺利的时候反而应当小心。

南方周末:你所谓不幸是怎样的状况?

多多:不幸就是情感受挫,处境艰险,我想这样的时刻对于任何人都一样。我觉得在苦难之中人要提高道德性,对诗人尤其如此。中国人有句老话,“少年得志,大不幸也”。我觉得命运其实挺公平的,你不能什么都要。作为一个诗人,你能不中止地写作,我写到60岁,已经写了38年了,这就是一种恩惠。跟我同代的很多有才华的人出于种种原因放弃了写作,因此我觉得我已经很幸运了。还有,对我而言,诗歌写作并不是多写一首诗,少写一首诗的问题,而是精神向度的提升,因此写作成为我必需和更为本质的生命和生活,它对我的意义早已树立,不可更改。

南方周末:1989年你出国去荷兰,一个中文的诗歌写作者进入西方的语境里,你如何适应?你会不会有愿望,希望自己的写作进入国际性的文学格局里?

多多: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为中国文学社会所知是在1985年,而我开始写作是在1972年,所以我是比较迟到的出现者和在场者。等我1989年出国,我早已经过了不为人所知、默默写作的状态。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都没有以“让人们广泛所知和赢得注意”为自己的目标。包括我的诗歌被翻译成外语,经常出现能不能得到很好传达的问题,很多人认为我的诗歌被翻译成外语后所丢失的东西很多,但是,我不在乎,我有我的母语作为文本就够了。从1972年写作到1985年第一首诗歌在国内刊物上发表,这十几年是默默无闻的,我觉得这个阶段就非常好,让我潜心关注写作本身而非其他。一个诗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为何要写诗,这个问题被追问了十几年,这和我们现在的一个青年诗人创作作品马上就可以迅速得到发表不太一样。我早已经受了考验,如果心智不坚定的话,早已不再做这件事情了。能做下来的人,就是有道的人,当然这个道因人而异。

南方周末:你怎样应对外部环境?这并不是一个属于诗人的时代,有时候现实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酷。

多多:人们常常怀念和追忆某个时代是充满理想主义的、精神是向上的时代,我也跟大家一起追忆,而且,是有起伏变化的。可是,一个诗人最主要的是向内,不是向外。是不是时代跌落了,我们就跌落?不跌落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一个逻辑的循环。我看到的伟大诗篇,都是有强大的内在世界的,这种世界在诗人身上出现也不是他自己能持有和把握的,这就是兰波所讲的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自我。这种自我的召唤,是无止尽的。那个世界是非常丰富的,你不能获得,你就得倒下,不再得到宠爱。

所以说,不是诗人写出了词语,而是词语找到了诗人。词语从哪里来?我不愿意完全用奥秘这个词来说,但是也不能回避这个奥秘之说。人的知性是非常有限的,仅仅靠理解是不能抵达诗歌的,既然诗歌不是从知性出发的,更高层次的东西是无止尽向上的,说起来比较玄了。

南方周末:你说诗歌是一个江湖,这是怎样的一个江湖,它对你有影响吗?

多多:对我没有太直接的关系,这和我早年的经历有关。“朦胧诗”他们归了几代,一直到我回来才把我归入,而在之前我不算。我也不是“今天派”诗人。因此我历来的自我定位就是,我是一个个人。你的使命、价值只有在写作中会体现,除了上帝跟你在一起,没有谁和你在一起。你最好的朋友,你的团伙都不能帮助你。因此,任何所谓团体式的、群体性的艺术、诗歌运动,我都不参与。所以江湖不江湖,我都无所谓。我看到的是伟大诗篇的典范,这是我研读的中心。

南方周末:很长时间,在国内,公众对诗坛是失望的,对诗人也失望。诗人似乎更多地被卷入各种闹剧里,某些诗人所体现出来的品行令人质疑。

多多:诗人社会中有闹剧,但还有人在安安静静写作,有很多向道之人。更广义上讲,有些人可能没有用笔去书写形式上的诗歌,但它是诗。我凭什么说他是诗人?因为他有那颗心,还有他有自己的话语。实际上,向道的境界,是语言无法呈现的。诗人的作用是什么?他就是要通过语言,通过建立语言的存在,接近这个境界,难处就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